189年,一個朝廷通緝犯的創業史

中平六年(189年),35歲的曹操決定干一件大事。

 

自董卓入京,天下騷動。曹操敏銳察覺到山雨欲來風滿樓,放著董卓表薦的驍騎校尉不當,連夜逃出洛陽,自己創業當老板。

 

曹操前腳剛走,董卓就下令追殺。他一路逃亡,到中牟縣(在今鄭州市)被縣令逮捕,差點兒丟了性命,跑到陳留(在今開封市),才籌集到創業資金,好不容易拉起一支5000人的隊伍。

第二年,后將軍袁術、冀州牧韓馥、兗州刺史劉岱、渤海太守袁紹、濟北相鮑信等十幾路人馬同時起兵,組成關東聯軍,并推選袁紹為盟主。曹操剛放棄體制內工作,掛了個奮武將軍的名號加入聯軍,占了點兒股份。

▲曹操起兵(劇照)。

 

在這群人中,曹操毫不起眼,出身宦官家庭,沒有一官半職,只有一支5000人的小部隊。如果這時有人說他將來能成就霸業,那就好像有人跟最愛君說明天買彩票能中500萬一樣,不敢相信。

 

曹操一出道,敗得血本無歸。

 

關東聯軍歃血為盟后,十余萬將士在后方置酒高會,不思進取。曹操兵少,卻獨自帶兵到滎陽前線,慘敗于董卓部將徐榮

 

曹操全軍潰敗,自己負傷,坐騎丟失,多虧堂弟曹洪將馬讓給自己,走到汴水邊尋船渡河,才得以逃離戰場。曹操本來推辭不受,曹洪堅決地說:“天下可無洪,不可無君!”

 

跌倒了,就再爬起來。

 

往事越千年,魏武揮鞭。盡管開局不利,日后橫掃北方、稱霸天下,與蜀漢、孫吳鼎足而立的曹魏大軍,就此崛起。

 

1

 

曹魏最先建立的是家族兵,主要由曹操的親信召募而來。

 

當初,曹操擺脫董卓追殺,到陳留招兵買馬,當地的孝廉衛茲與曹操的好友、陳留太守張邈慷慨相助,還贊助了他一大筆錢財,可說是曹操最早的投資人。不過,這位老朋友張邈后來在危急關頭背叛曹操,跟著呂布跑了。

 

雖說出門靠朋友,但最可靠的還是家人,也只有家人,才會無條件地傾力支持。

 

曹操散盡家財,集結義兵,這些義兵是怎么來的呢?最先集合在他旗下的正是譙郡曹氏家族和夏侯家族,即曹操的宗親、姻親。

 

夏侯惇早在曹操起兵前,就擔任過他的裨將。

 

這個猛人14歲就殺過人,只因那人辱罵了他的老師。他一聽說曹操起兵討董,立馬前來投靠,還跑到揚州為其募兵,得千余人,堪稱曹魏開國元勛。

▲夏侯惇(劇照)。

另一位曹魏開國名將,夏侯惇的族弟夏侯淵是曹操的連襟,娶的是曹操之妻丁夫人的妹妹。

 

夏侯淵也是曹操的老鐵。曹操早年是紈绔子弟,在家鄉犯了官司,夏侯淵二話不說,代其承擔重罪。之后由曹操設法營救,才得以免受刑罰。夏侯淵出了名的仗義,當時中原大亂,民不聊生,他一家饑乏,竟舍棄自己的幼子,撫養亡弟的孤女。

 

曹操的堂弟曹仁也是江湖大佬,喜好弓馬游獵,在淮、泗一帶集結了上千青年,帶隊投入曹操帳下。

 

此外,還有曹操家族的門客、小吏。這些人與曹氏有著很強的依附關系,共同組成其創業團隊。

 

其中較為著名的有陽平人樂進。他容貌短小,卻膽識過人,為曹操所賞識,在其身邊擔任帳下吏。曹操起兵缺人手,他就回到自己的家鄉陽平郡募兵,也為老板拉來一千多人。

 

后來,樂進在曹魏名將中以作戰勇猛著稱,每戰必先登,可說是個知恩圖報的人。

 

此時,曹操的軍隊就像一個家族企業,股份主要控制在曹操及其親信手中。

 

2

 

天下大亂,群雄割據一方,就像站在風口上,是機遇,也是挑戰。各地豪強地主都想在亂世分一杯羹,可不是每個人都能稱王稱霸,而將自己的“企業”與巨頭合并,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在譙郡曹氏、夏侯氏及其門客組建家族兵之后,一些地方豪族的軍事力量也慕名來投曹操。

 

這其中也有一些耳熟能詳的人物。

 

山陽鉅野縣(今山東巨野)的李典,最初是跟著他叔父,帶著手下集合的幾千食客從乘氏(古縣名)投奔曹操。

 

后來,李典叔父死于呂布之手,堂兄也死于官渡之戰期間。李典接手這支軍隊,在曹操與袁紹交戰時,率領宗族及部隊運輸糧食、布匹供應軍需。

 

這支軍隊一直由李典家族統領,可見帶有一定的獨立性。

 

李典拜將封侯后,還有宗族部曲三千余家居住在乘氏。李典自愿請求將這些部眾遷往曹操的封地鄴城。

 

曹操笑說:“卿欲慕耿純(東漢開國將領,率眾投奔劉秀)邪!”

 

李典倒也老實,辭謝道:“我才疏膽怯、功勞微小,所受封賞過厚,理應讓整個宗族貢獻力量。加上戰爭沒有停息,應該加強充實都城,以控制四方,并非效仿耿純。”

 

之后,李典將軍隊、宗族一萬三千多人遷到鄴城居住。實際上是交出軍權,將親屬作為人質,以消除曹操的猜疑。

 

另一個地方豪強,曹操的同鄉許褚,原本在家鄉聚集青年和本宗族數千家,修筑營壘抵御盜匪。

 

當時賊兵猖獗,有時一來就是萬余人,像許褚這樣的猛將也難以抵擋,戰到最后箭矢用盡,只能以石頭退敵。一次,許褚軍隊彈盡糧絕,用耕牛與賊兵換糧食。糧食到手,可這頭牛一出營寨就受到驚嚇往回跑。許褚孤身一人來到陣前,拽著牛尾巴走了百余步,拉回營中,賊兵不敢來取。

 

許褚憑借著保衛鄉里的威名,一度讓淮、汝、陳、梁之地的盜匪心生畏懼。

 

生逢亂世,這些地方勢力也需要尋找靠山。等到曹操率軍進入淮、汝一帶,許褚就率眾歸附。曹操一見威猛雄壯的許褚,說:“這就是我的樊噲啊!”

 

許褚加盟后不久,接替戰死的典韋掌管帳內宿衛之事,建武衛營,也就是曹操的頭號“保鏢”。

 

這支軍隊由步兵組成,擅長劍術,多為能征善戰的將士,被稱為“虎。隨曹操征戰多年,以功為將軍封侯者數十人,都尉、校尉多達百余人。

 

值得注意的是,許褚這支軍隊的來源是譙國許氏宗親及鄉里少年,都是曹操的同鄉。

 

▲許褚常年負責曹操的護衛工作(劇照)。

可見,曹操的親兵沒有托付于外人,比如曹魏的“特種部隊”虎豹騎,其統帥都是曹操的親屬,包括其從弟曹純、族子曹休曹真等。

 

除此之外,曹操南征北戰,在平定呂布、二袁、劉表、馬超、韓遂等割據勢力的過程中,還收降了各方軍閥的軍隊。在獲得烏桓、匈奴、羌、氐等少數民族人口后,曹操也會拔其精壯為兵,如將萬余戶烏桓人遷入內地,“由是三郡烏為天下名騎”

 

3

 

漢末群雄皆兵強馬壯,呂布有陷陣營,公孫瓚有白馬義從,出身汝南袁氏的袁紹更是擁有四州之地、民戶百萬,最后卻是曹操的軍隊統一了北方。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曹操軍隊的成功秘訣還要從吃說起。

 

董卓之亂后,兵連禍結,生產凋敝,老百姓連吃飯都成問題。《三國志》中有這樣一段描述:

自遭荒亂,率乏糧谷,諸軍并起,無終歲之計,饑則寇略,飽則棄余,瓦解流離,無敵自破者不可勝數。袁紹之在河北,軍人仰食桑椹。袁術在江、淮,取給蒲蠃。民人相食,州里蕭條。

 

在殘酷的戰爭中,軍閥四處掠奪,百姓流離失所。糧食匱乏時,袁紹的軍隊在河北吃桑椹,袁術的軍隊在江淮吃蚌蛤,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找不到食物的就吃人。

 

曹操起兵之初,經常陷入糧絕食盡的困境。有一次形勢嚴峻,謀士程昱火速趕回自己的家鄉東郡東阿,不是去征集阿膠,而是與縣令搜刮百姓自留之糧,并雜以人肉干,攢夠三天的軍糧,才解了曹操燃眉之急。

 

國家危難之際,饑荒肆虐大地,誰也無法幸免。后來曹操西迎天子,到洛陽一看,漢獻帝都窮得要討飯吃,尚書郎以下的官員自己到郊外采野菜充饑,有的官員早已餓死在斷壁殘垣之間。

 

若要解決饑餓問題,保證軍事之需,恢復農業生產為當務之急。

 

初平三年(192年),曹操部下毛玠,就向其建議:“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畜軍資,如此則霸王之業可成也。”

 

修耕植,畜軍資,說的就是“屯田”

 

屯田是一種類似于建國后“生產建設兵團”的軍事化農業生產方式,以農桑為業,且耕且戰,兵農合一。主要分兩種,一種由軍士降卒耕種,叫軍屯,另一種由失地農民耕種,叫民屯。

 

正是在這一年,一支特殊軍隊的加入,為曹操帶來了充足勞動力。

 

4

 

初平三年,兗州(今山東西部及河南東部)刺史劉岱碰上大麻煩,一支聚集在青州(在今山東)的黃巾軍余黨攻入兗州,號稱有百萬之眾,來勢洶洶。

 

劉岱本領不大,脾氣不小,決定帶兵迎擊。同在兗州的濟北相鮑信勸阻道:“今賊眾百萬,百姓皆震恐,士卒無斗志,不可敵也。”

 

鮑信認為,這支黃巾軍帶著家眷,軍中無輜重,只能靠掠奪維持生計,不如先靜待時機,待賊眾疲乏,再選拔精銳出擊,攻其要害。

 

劉岱就像是一頭許褚都拉不回的犟牛,愣是不聽,出城迎敵,果然被黃巾軍所殺。

 

鮑信正好是曹操的鐵哥們,還是頭號粉絲。曹操一無所有時,鮑信就對他說:“能總英雄以撥亂反正者,君也。”劉岱一死,兗州這塊燙手山芋無人接手,鮑信便和當地官吏、豪強共同擁立曹操為兗州牧

 

曹操得到兗州,也就有了自己的一塊地盤。

 

鮑信講義氣,之后與曹操共同擊敗進攻兗州的青州黃巾軍。這一仗堪稱慘烈,鮑信拼死救出曹操,自己卻戰死沙場,連尸體都找不到。曹操只好用木頭刻出他的模樣,痛哭一場將好友安葬。

 

交朋友,就要像鮑信這樣。

▲鮑信(劇照)。

當年冬天,曹操平定青州黃巾軍,收編降卒30萬,加上隨軍男女老少共100萬,簡選精銳入伍,號稱“青州兵”

 

黃巾軍的軍隊很奇葩,隊伍里除了戰士,還有家屬、農民,甚至耕牛、農具,這些都包括在這百萬之眾中。有學者認為,青州兵的實數大約是十余萬左右。

 

這支軍隊不久前才殺死一個刺史,為何一被曹操打敗,就乖乖聽話了?

 

首先,青州黃巾軍對曹操有好感。中平元年(184年),黃巾軍極盛時,曹操曾在青州任職,為濟南國相,下令毀境內淫詞,規定專祀西漢以來朝廷主祭的太一神。

 

黃巾軍是打著宗教旗號的起義軍,信奉太平道,也崇奉太一神,正好與曹操信仰一致。青州黃巾軍攻打兗州時,曾致信曹操:“昔在濟南毀壞神壇,其道與中皇太乙同。”

 

當然,更重要的是,曹操實行的屯田可以為這些黃巾軍余黨解決糧食問題。老百姓之所以造反,不就是沒飯吃嘛。

 

在收編青州兵之后的幾年間,曹操又招降汝南、潁川的何儀、劉辟等率領的黃巾余黨,掌握了大量閑置人口、無主耕地和耕牛、農具,屯田大政就此浩浩蕩蕩展開。

 

5

 

很多人讀三國,只愛看謀臣武將。今天最愛君要說兩位人物,他們都英年早逝,卻是曹魏軍隊不容忽視的幕后功臣,一位叫棗祗,另一位叫任峻

 

棗祗本姓棘,先人為避難才改姓棗,曾在曹操身邊的警衛部隊任職,與韓浩向曹操獻屯田之策。務農需踏實穩重,棗祗天性忠能,正是推行屯田的不二人選。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迎漢獻帝遷都許昌后,以棗祗為屯田都尉,主持許下屯田事務

 

從曹操本人所寫的《加棗祗子處中封爵并祗祀令》中,可以看出當時其部下對屯田政策議論紛紛。他寫道:及破黃巾定許,得賊資業當興立屯田時議者皆言當計牛輸谷。

 

很多人都主張采用“計牛輸谷”的方式征收糧食,即按農民向官府租賃的耕牛數量,向政府繳納租糧。

 

棗祗認為此舉不利于政府,若按租賃牛數輸谷,豐收了不能多征,遇到水旱之災,還要減免,不如將土地分給農民耕作,然后按收獲多少對半分成,還可以增加生產積極性。屯田收獲多少,就將一半上交國家。

 

曹操不知該采納哪一個方案,與荀彧等人商議。有人直言其中利弊:“科取官牛,為官田計。如祗議于官便于客不便”這是說棗祗的主張是與民爭利,對官府有利,可會加重對百姓的剝削。

 

之后,棗祗在曹魏眾臣的質疑聲中力排眾議,堅持用“分田之術”,“見稅什五”的主張,成功說服曹操。五成的農業稅比漢初的十五稅一、三十稅一相比可謂暴利,但亂世中的老百姓沒有其他選擇,為了討一口飯吃,只好接受,總比逃命強。

 

曹操為減輕百姓負擔,規定屯田新置可免當年租稅,二年半之,三年開始才照規定征收。

 

棗祗主持屯田后不久,許昌在當年取得大豐收,“得谷百萬斛”

▲屯田保證曹魏糧草供應(劇照)。

棗祗早逝,在他之后將屯田制推廣到各地的是典農中郎將任峻。此人是曹操心腹,早期率領宗族、賓客數百人前來投奔,還娶了曹操的堂妹。

 

任峻按照棗祗的方法,在各州郡設置田官,幾年之內,屯田“所在積粟,倉廩皆滿”。官渡之戰中,任峻負責糧草運輸,以一千輛車為一部,十條糧道并進,布置重陣護衛。袁紹幾次想斷絕曹操軍的糧道都未成功,自己囤積糧草的烏巢倒是讓曹操燒了。

 

史書記載,軍國之饒起于棗祗而成于峻。

 

棗祗去世僅僅過去三年,建安九年(204年),任峻也死了,曹操為之流涕良久。曹操是性情中人,常在得力下屬去世時真情流露。他為典韋哭過,為郭嘉哭過,也為荀攸哭過,可見任峻在他心中的地位。

 

曹操建置屯田后,曹魏軍隊解決了糧食危機,有了后勤保障,從此征伐四方無運糧之勞遂兼滅群賊克平天下

 

6

 

曹操早年起兵時,對民間苦難深表同情,曾在《蒿里行》一詩中寫道:

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現實會讓每一個理想主義者變得麻木。從關東起兵到鼎足三分,滿腔熱血的愛國青年,逐漸成長為鞭撻宇內的超世之杰。他對老百姓的心,也變了。

 

實施屯田后,曹操的軍政府成了最大的農場主,屯田民卻由自由民變為依附民,很多人還要背井離鄉到異地屯墾,不時出現逃亡,甚至揭竿而起的情況。(“是時新募民開屯田,民不樂,多逃亡”;“屯田客呂并,自稱將軍,聚黨據陳倉”)

 

▲曹操(劇照)。

為了與屯田制互為補充,進一步控制農民,曹操實行了士家制。從前文所述曹魏草創的經歷,可見曹操的親信最初都是靠募兵招攬士卒,地方豪族的宗族、部曲數量也有限,而士家制可以為曹魏源源不斷提供兵員。

 

士家制是一種世兵制,規定兵士之家,另立戶籍,男丁世代為兵,或服屯田挽船、養馬等勞役。士家之子稱為士子或士息到了成年就要應征為兵,父死子承,兄終弟及。

 

士家中的婦孺和尚未入伍的男丁也要為政府耕田或服役。士家不得與民間通婚,且士兵之妻因夫死改嫁或女兒出嫁,都只能嫁給其他士兵,以此提高士家的出生率。

 

同時,曹魏還制定“士亡法”。士兵出征時,留守后方的家人猶如人質。一旦有人逃亡,淪為“亡士”,他一家老小將被沒為奴隸,或處以死刑。

 

這就好像是,一個工作時間996的社畜,他的子孫也將世世代代是996的社畜。如果一個士兵在工作崗位上猝死,他的妻子得到的撫恤就是改嫁給其他士兵。

 

士家的婦女因嚴格的內部婚配制度,而永遠得不到自由,甚至還有一些官吏掠奪平民妻女嫁入士家。

 

晉初名將杜預的爺爺杜畿是曹魏的老干部,在河東當太守十六年,政績出眾,“常為天下最”。

 

杜畿體恤民情,每次郡中寡婦需依法律另行婚配生育,就有百姓啼哭于道路。杜畿不忍心,所送寡婦較少,到民間視察時發現有孝子、貞婦、順孫,也會免除他們的徭役。

 

魏文帝曹丕在位時,趙儼接任杜畿為河東太守,每次選送的寡婦人數一下子多了起來。

 

曹丕不解,問杜畿:“前君所送何少?今何多也?”

 

杜畿正顏厲色道:“臣所錄皆亡者妻,今儼送生人婦也。”杜畿在任時,按照士家女子必嫁士家的規定,所送的都是士妻之寡者,而趙儼錄奪的還有民間的寡婦,甚至普通人家的女子。

 

曹丕一聽,頓時臉色大變。

 

另一位挑戰士家制的曹魏官員,是冀州主簿盧毓

 

士家的逃兵家屬會受連坐,當時,有白氏等幾位逃兵的妻子,才到夫家幾天而未見丈夫,老公就跑路了。主審官員依據“士亡法”,要將這些婦女處以棄巿的極刑。

 

盧毓引經據典,進行駁斥,說:“《詩經》云:‘未見君子,我心傷悲;亦既見止,我心則夷。’ 《禮記》云:‘未廟見之婦而死,歸葬女氏之黨,以未成婦也’。如今,白氏等未見丈夫,未成婦,不可以完婚婦人的身份治罪。”

 

盧毓認為,白氏等婦人可以接受刑罰,但毋須處死。曹操一聽說這事兒,覺得這小伙子有個性,就將盧毓提拔到丞相府中任職。

 

然而,像杜畿、盧毓這樣敢于違背體制的好人不過是鳳毛麟角。

 

殘酷的士家制,成為曹魏兵力強盛、稱霸北方的一大重要條件,甚至蜀、吳也推行了類似的全民征兵制和部曲兵制。

 

7

 

曹操晚年豪言:“設使國家無孤,不知有幾人稱帝,幾人稱王。”可他沒說,曹魏之強,犧牲的是幾代人的利益,而對百姓的剝削,最終也對曹魏形成反噬。

 

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操一死,為其效命長達28年的青州兵再次聚集在一起。他們以為天下將亂,“皆鳴鼓擅去”,各自逃散。曹魏官員以“大喪在殯,嗣王未立”為由,只是加以安撫,沒有出兵阻攔。

 

這是史籍上關于青州兵的最后記錄。

 

曹操去世后又過了29年。高平陵之變中,司馬懿以豢養的三千私兵起事,僅派心腹假托太后之命行大將軍、中領軍職權,關閉城門,奪取武庫,就占據了曹爽一黨在京城的軍營。

 

曹魏實行與土地緊密聯系的屯田制和士家制,又以九品中正制選拔官吏。軍戶容易被駐地長官控制,造成世家豪族掌軍的局面。這也是司馬懿能夠鉆空子的原因之一,而地方的世家豪族大多并不反對司馬氏掌握曹魏的權柄。《司馬懿奪權,當時人為何紛紛叫好?

 

▲司馬懿父子(劇照)。

曹魏事實上的最后統治者曹爽失去軍權后,被滅三族。曾經為曹操打天下的曹魏大軍,在政變后換了新的主人,僅有后來的淮南三叛掀起一些風浪,可也改變不了司馬氏擅權的局面。

 

戰爭是權力的游戲,誰是終極玩家?不到最后一刻,真不知道。

 

全文完。感謝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iaib73Xg14yDLytk0MgDbYmBhq3icPSu0xB0mibgG8twhH9k3qft4TO5Rico7011Ku4MqfA6IrTTgYyzhrIWIKHFib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 肉牛吃青贮赚钱吗 永利彩票苹果 坦克世界t49轻 赚钱吗 电竞比分网007 2018快递赚钱吗 九阴真经铁匠开台子赚钱吗 雷速体育怎么开直播间 都有什么赚钱的平台 体球即时比分 江西多乐彩 律所的赚钱点 贵州麻将规则 怎样做云集才能赚钱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 江苏时时彩 卖汽车光碟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