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不欺己 ,外不欺人 !

 

 

古人歷練人生分為四階段: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倘若四項都非常完滿,培養出的人就能德才兼備、造福社會。

很顯然,“修身”屬于古代培育人才的第一要務,這既是選拔賢良的基礎,也是造福社會的重要途徑。

飽學,是內功;自律,則須內外兼修。幾千年來,有個非常特殊的詞匯常掛在中國人嘴邊,那是修身的最高境界——慎獨。

慎獨

“慎獨”一詞,出自秦漢之際儒家著作《禮記•中庸》:“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所謂慎獨,就是在別人不能看見的時候,能慎重行事;在別人不能聽到的時候,能保持清醒。不要認為事情有隱藏,就可以去做,而放松對自己的要求,當獨自一人時,更要嚴格要求自己,防微杜漸,自重自愛,把握自己。

慎獨并非追求空間上的獨居、獨處,而是追求心理、人格上的卓爾不群,不同于外在的功利目的,它追求的是一種內在的精神境界,而要達到“慎獨”的境界,就要做到 “三個如一”,就是說的做的一個樣,人前人后一個樣,言行如一,心口如一,始終如一。

最隱蔽的東西往往最能體現一個人的品質,最微小的東西同時最能看出一個人的靈魂,而慎獨說到底其實就貴在這三個如一。

言行如一,躬身篤行

言行如一是恭敬的為人準則,是做到慎獨的第一要求。《論語•為政》中記載:子貢問老師孔子怎樣做一個君子,孔子告訴他:“先行其言,而后從之。”這雖是簡單的一句話,但孔子卻用它一語道破了成為君子的要訣之所在,而他自己本人其實就是知行合一、言行一致的最好典范。

儒家以推行仁政為己任,把道德教化作為實現這一理想的重要渠道,而德不僅要言傳,更要身教。孔子作為儒家的一代宗師,不僅建立了一個以仁為核心的完整倫理思想體系,把社會道德規范集于一體,更是幾十年如一日,率先垂范,積極踐行。

如果不先行其言,而夸夸其談,用自己沒要驗證過的理論來教訓、說服別人,往往只會適當其反,正如孔夫子所說“巧言令色,鮮矣仁”,那些夸夸其談,鮮少施于實踐的人,大多數,都是取于利而鮮于仁。

心口如一,襟懷坦蕩

心與口是人發語的兩端,做人要實,唯有心口如一才是可信可交之人。

《后漢書•楊震傳》中有個故事:東漢時,楊震在赴任途中經過昌邑時,昌邑縣令王密來拜訪他,并懷金十斤相贈,對此,楊震說:“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王密沒聽明白楊震的責備之意,說:“天黑,無人知曉。”

楊震說:“天知,神知,你知,我知,何謂無知?”王密這才明白過來,大感慚愧,怏怏而去。這就是歷史上傳為美談的“楊震四知”,而楊震由此也獲得了“四知太守”的雅號。

這世間口若懸河、信誓旦旦之人太多,然而真如楊震一般,話從口出后即使無人監督,心卻一如既往遵從己言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常言道人善之首,即是心口如一。這話正是告誡眾人:口中所言皆應出自肺腑,語出之理也當極盡恪守。

始終如一,自律堅守

君子慎獨,做人做事要有持續性,守節不變,內心強大,堅定不移,始終如一。

《淮南子•說山訓》曰:“蘭生幽谷,不為莫服而不芳;舟行江海,不為莫乘而不浮;君子行義,不為莫知而止休。君子慎獨,如蘭生幽谷,舟行江海,無人也始終如一。”

當我們率意真誠,始終人前人后一個樣,無時不慎,無刻不慎,那也就做到超凡入圣的慎獨,達到了始終如一的“慎獨“最高境界。

幾千年來,慎獨一直被奉為修身最高境界的法則,無論是北宋范仲淹食粥心安,“非不感厚意,蓋食粥安已久,今遽亨盛饌,后日豈能復啖此粥乎”,許衡的“梨雖無主,我心有主”,還是曾國藩的“日課四條”:

慎獨、主敬、求仁、習勞,以上種種,無一不是自律慎獨、道德完善的體現。對于慎獨,他們始終如一,不忘初心。

內不欺己,外不欺人,上不欺天,君子慎獨。慎獨,之于他人是坦蕩,之于自己,則是心安。一個表里如一的人,事無不可對人言,就少有愧疚、猜疑、顧忌等種種陰暗,心中自然綠意盎然,步步花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bdibYqp4jiamOiajukhtCicPP1dpnEdgAqGlnicib8nZuM2C9vnK890hdKFh4zzwN4zicgZjl69jQMGIMbHBQfDqgQUd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