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亂中,為什么唐朝北方的軍隊有好好的大堂盛世不過,卻愿意跟著安祿山反叛?

點擊藍字閱讀精彩歷史故事

安史之亂中,為什么許多唐朝軍隊有好好的大唐盛世不過,卻愿意跟著安祿山造反?確實這個問題很值得探究,為什么在唐朝的盛世時期,卻發生了安史之亂這種規模的內亂?為什么那些軍隊要造反?可以說這些問題,如果用對安史之亂的傳統觀點的去看,可能很難理解,但如果從安祿山本人的身份,以及安祿山周邊將領和軍隊的構成來看,恐怕就能看出一些端倪了。

安祿山其人其族

關于安史之亂的原因,中國傳統的觀點還是多數從統治者和人民的矛盾,以及統治階級的內部矛盾這個角度來解釋,這些年則更多地從安祿山個人和其它唐朝大臣之間的矛盾這個角度解釋。當然這些角度也都不無道理,但卻很難解釋在仍然處在“盛世”階段的天寶年間,為何安祿山能動員起如此巨量的軍隊,與其一同發動規模如此之大的叛亂,以至于將整個盛唐在八年之間就打沒了呢?

唐朝壁畫里的粟特人,安祿山的真實形象可能和這些人很接近

所以要解答這個疑問,就得好好看看安祿山是什么人,他周圍團結起來的又是什么人,他們究竟為什么愿意和安祿山一起叛亂。當然首先還是得說安祿山是什么人,傳統古籍里一般都只是說安祿山是雜胡,混血胡人。但現代通過對敦煌等地的一些粟特文文獻進行研究之后,基本上已經可以確定安祿山是在隋唐時期大量移居中原的粟特人與突厥人的混血,或者是被突厥人收養了的粟特人,其自己的民族認同基本是粟特人。

粟特人的祖居地

而粟特人則是中亞地區一個說伊朗語族語言的民族,在中國古籍里被有時會被稱為昭武九姓。中原人這樣稱呼粟特人是因為中原人認為粟特人和大月氏有傳承關系,而大月氏最早是從甘肅昭武地區西遷到中亞的,所以叫他們昭武九姓。而安史之亂的另一個主角史思明則是出身于遷居中原的突厥部落,但粟特人早在隋末就臣服于突厥,后來歸唐也是跟隨突厥,所以史思明雖然是突厥人,但在當時的東北地區成長時也是和粟特人雜居,也認同粟特,所以他死后的謚號就叫“昭武皇帝”。

而粟特人很早就開始生活在中亞,這里是不同文明互相交流碰撞的交通要道,所以造就了這個民族兩個非常鮮明的特點,一是他們是一個行商民族,從漢朝到唐朝時期,他們都經常在絲綢之路上扮演東西方不同民族貿易中間人的角色;二是因為總和不同民族做生意,使這個民族的人普遍都會多種語言。比如史書記載安祿山和史思明都“通六蕃語”,也就是這兩個人都會六種以上的語言。

唐朝的粟特人俑

而因為這些粟特人和突厥人都會多種語言,被唐朝認為在處理外交事務上很有天才,所以在唐初時大量被遷居到了東北地區,讓他們和當時也不斷給唐朝制造麻煩的契丹、奚、室韋等少數民族打交道。應該說這個思路本身是不錯的,但是唐朝卻忽略了粟特人除了會說多種語言,會和不同民族打交道之外的一個特點,即粟特人全部篤信一種異域宗教。

陌生的宗教戰爭

粟特人信仰的這種宗教叫祆(xiān)教,也叫拜火教。是一個古波斯人創立的宗教,是一種歷史非常悠久的宗教,從誕生時起就廣泛流行于波斯到中亞地區,因此也是世代生活在中亞地區的粟特人世代所信奉的宗教。

而祆教也和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等宗教一樣,具有組織性極強的特點,其宗教領袖是其社會組織中絕對不可或缺的一員,很多時候其影響力都要超過政治領導者。而“恰好”,安祿山就出身于一個祆教高級神職人員家庭,他的母親就是一個祆教的高級祭司,他的名字“祿山”甚至就是粟特語里“光明”(Roxsan)的意思,而光明正是祆教所崇拜的神的象征,而他死后,史思明給他的謚號也是具有明顯拜火教象征的“光烈皇帝”。所以其實安祿山從出生開始,就是信仰祆教的粟特人群體里一個接近于神的重要宗教領袖。

拜火教宗教儀式,安祿山和胡商們一起“邀福于天”時舉行的儀式與此類似

而且其實還不只安祿山,史思明的名字里,祆教的光明崇拜其實更明顯,而史思明其實是唐玄宗為其改的漢名,但唐玄宗改名也是根據他原名的含義所改,所以其實史思明的名字里,祆教宗教領袖的象征也和安祿山一樣明確。而根據離安祿山時代最近的史書《安祿山事跡》記錄,安祿山時常和大量粟特商人聚會,一起“邀福于天”,也就是安祿山會經常主持祆教宗教儀式,以此來團結粟特人,以及和粟特人特別接近的突厥人。

所以安祿山起兵之時,他軍隊中的核心人員其實是以宗教信仰團結起來的粟特、突厥將領,以及他們在東北幾十年經營過程中收服的大量當地民族人員,如奚族和契丹人。但這可不意味著安史之亂是民族戰爭,因為在安史叛軍里,也同樣有大量漢族將士。而在同期抵抗安史叛軍的唐軍里,也同樣有大量不同民族的將領,而這些將領對唐朝忠心耿耿,為最后唐朝能夠平定安史之亂也立下了汗馬功勞,比如突厥人哥舒翰、仆固懷恩、高麗人高仙芝和王思禮、契丹人李光弼、龜茲人白孝德,而李懷光則是靺鞨人,李抱玉則干脆就是粟特人。所以可以說沒有任何人是以民族來劃界的,這種情況在中國歷史上也是極其罕見的。而這就讓這場戰爭更像歐洲和中東地區的宗教戰爭了,即敵對雙方不是因為民族,而是因為信仰劃界。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安史之亂,其實就能看的比較明白了。

安史之亂形勢,當時東北地區是粟特人的主要聚居地

因為唐朝時,通過對外征服接納了大量來自不同民族的人群。但唐朝接納這些民族之后,也很自然地開始同化這些民族,包括粟特人,也就是像歷史上其它被漢族同化的民族一樣,使他們漸漸接受中原的生活方式和相對世俗的信仰。但相當部分的粟特人,也包括一部分和粟特人非常接近的突厥人,因為信仰具有嚴密教義同時組織性極強的拜火教,所以不愿意被同化,因此就以安祿山這個拜火教教主為核心形成了秘密團體,最終以這個粟特-突厥拜火教團體為核心,聚集了東北地區大量不同民族的軍隊,利用唐朝時的各種矛盾,發動了叛亂。


但宗教畢竟不能和民族劃等號,所以當時大量不信仰拜火教的突厥人和其它民族的將領,包括像李抱玉(原名安重璋)這樣的粟特人并不認同安祿山等人因為宗教原因發動的叛亂,所以自始至終效忠唐朝。但因為中國古代對宗教戰爭始終沒有明確的認識,所以感覺安史之亂像民族戰爭,但又不是民族戰爭,像官場權斗但又不是官場權斗,所以才形成了對安史之亂究竟為何發生眾說紛紜卻誰也說不清楚的情況。但在了解了其它文明里廣泛存在的宗教戰爭之后,其實就可以很明確地看出來,安史之亂就是一場中國人雖然感到陌生,但卻實實在在發生在了古代中國的宗教戰爭。

長按二維碼關注桃花石雜談

閱讀古今歷史故事

歡迎點贊或轉發朋友圈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QVKiadMEvPfg4GjTSNYh8D0PgGRtnVH6icibwFfMRSqFgjwRWOnbyLPt8AxWWDHEh7ucYAO36Ka2oW5HaqgJXds9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 2017 在家用手机电脑赚钱 壹心团队客服怎么赚钱 金祥彩票网址 女人赚钱靠什么电子书 球手们老板靠什么赚钱 手写赚钱的qq群 银河彩票游戏 淘宝送皮肤的怎么赚钱 彩票能赚钱的网站大全 捕鱼大师复制游戏 现在有什么手机游戏可以赚钱软件有哪些 tbc珠宝如何赚钱 微信捕鱼达人怎么赚钱吗 马云对赚钱 探探上男人给我赚钱 新世佳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