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從北周到隋朝的這一段歷史,楊廣究竟是不是一個昏君?

01

暮江平不動,春花滿正開。流波將月去,潮水帶星來。

夜露含花氣,春潭漾月暉。漢水逢游女,湘川值兩妃。

——隋·楊廣《春江花月夜·之二首》

提起《春江花月夜》這首詩名,人們一般都會聯想起張若虛,這個號稱“孤篇壓全唐”的初唐詩人。實際上,在他之前,楊廣就寫了上面這兩首同名五言詩,也堪稱經典佳作。

而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也是從隋煬帝的這兩首詩得到了一定的啟發而寫出來的。張詩在有唐一朝也并不出名,直到宋明年間才被人熟知。

但是,楊廣則不然,其詩名在隋唐時代就已被廣為傳頌。隋朝一統,二世而亡,我們通常都會將隋煬帝楊廣當做一個昏君來看待,但是真實的歷史到底是怎樣的呢?今天,我們就來梳理一下由北周至隋末這一段風起云涌的亂世風云。

02

北魏(南北朝)立國一百年后,北方中國再次陷入戰火紛飛之中,到了“六鎮之亂”之后,天下動蕩。中興二年(532年),在高歡的擁立下,元修登基,是為孝武帝,年號太昌。兩年之后,元修便不滿高歡把持朝政,意欲重振大魏王朝。

前文(番外篇,下同)已表,在北朝內憂外患、政局不穩的歷史背景下,宇文泰、獨孤信、高歡這些人被推到了“時勢造英雄”的風口之上,開始成為影響南北朝后期歷史的重要人物。

周文帝宇文泰(507年—556年),字黑獺,代郡武川(今內蒙古武川西)人,鮮卑族宇文部后裔,漢化鮮卑人,南北朝時期西魏杰出的軍事家、改革家、統帥,西魏的實際掌權者,亦是北周政權的奠基者。

在北魏末年六鎮起義中,宇文泰隨父宇文肱加入鮮于修禮的起義隊伍。起義被爾朱榮鎮壓后,宇文泰加入賀拔岳麾下。永熙三年(534年),宇文泰統領關隴集團。同年十二月,殺孝武帝。

從此,宇文泰專制西魏朝局22年。宇文泰掌權期間對內團結各方,澄清政治;建立府兵制,以擴大兵源,立八柱國。對外立足關隴,征戰東魏,蠶食南梁。識拔蘇綽為大行臺左丞治理國家,政績卓越。親自指揮潼關之戰、沙苑之戰皆以寡勝眾。奠定了其身后關隴政權一統天下及隋唐王朝強盛的基礎。

大定二年(556年),宇文泰去世。后追尊為文王,廟號太祖,武成元年(559年)追尊為文帝。

宇文泰與獨孤信早年都是葛榮的部下,在北疆起義中慢慢開始發展壯大起自己的勢力。

葛榮被太原王、尚書令爾朱榮擊敗以后,宇文泰投到驃騎大將軍賀拔勝之弟、“關隴集團”第一代首領賀拔岳麾下,屢建軍功,深受賀拔岳信任;獨孤信則投到爾朱榮那里,繼續以北魏王室為正統,抗擊亂軍。

高歡逐漸掌握北魏大權以后,野心凸顯,后趕走了元修,自立為大丞相,并擊敗了爾朱榮。賀拔岳則迎回孝武帝元修,收復三秦,與高歡抗衡。

同時期,梁武帝的南梁欣欣向榮,一度也有北伐的雄心,一時間內訌不止、征伐不斷的北魏王朝搖搖欲墜。

高歡(496年—547年),小字賀六渾,渤海蓨縣(今河北景縣)人,出身于懷朔鎮(今內蒙古固陽西南)兵戶之家,東魏權臣,北齊王朝奠基人。因祖父高謐犯法,移居懷朔鎮,成為鮮卑化漢人。

普泰元年(531年)六月起兵于信都,翌年攻入洛陽,推翻爾朱氏集團,擁立孝武帝。永熙二年(533年),消滅爾朱氏殘余勢力,以大丞相控制北魏朝政。永熙三年(534年)十月,遷都鄴城。高歡自居晉陽(今太原西南)遙控朝政。專擅東魏朝政16年。

在與西魏連年兼并攻伐中,因恃強輕敵屢次敗北。武定四年(546年)十月,率軍圍攻西魏玉壁(今山西稷山),起土山、掘地道,苦攻兩月,晝夜不息,在西魏大將韋孝寬固守下,終未克。遂憂憤成疾。

東魏武定五年(547年)正月,高歡病逝于晉陽。東魏武定八年(550年)正月,其次子高洋建立北齊,追尊高歡為獻武皇帝,廟號太祖,后被改尊為神武皇帝,廟號高祖。

永熙三年(534年),賀拔岳病死后,宇文泰接掌軍權,成為“關隴集團”的領頭人,此后,獨孤信、李虎、楊忠、趙貴、于謹等后來號稱西魏“八柱國”這些人也團結到其麾下。

后高歡擁立北魏宗室元善見為帝,建立東魏;宇文泰擁立元寶炬為帝,建立西魏。高歡死后,其子高洋稱帝,建立北齊;宇文泰死后,托孤侄子宇文護,傳位于嫡長子宇文覺,后被廢殺,由其庶兄宇文毓(北周明帝)即位,國丈獨孤信與其他“六柱國”輔政。

03

北周是中國歷史上南北朝的北朝最后一個朝代,又稱后周、宇文周。由西魏權臣宇文泰奠定建立,由其子宇文覺在其侄宇文護的擁立下正式建立。歷五帝,共二十四年。

西魏恭帝三年(556年),實際掌握西魏政權的宇文泰死后,第三子(嫡長子)宇文覺正式即位稱天王,自稱周公。次年初,廢西魏恭帝自立,國號周,建都長安,史稱北周。

同時期,“侯景之亂”后,梁武帝去世。陳霸先于永定元年(557年)代南梁建立陳朝,都建康(今江蘇南京),控制江陵以東、長江以南、交趾以北的南方地區。

北周孝閔帝宇文覺年幼,大權掌握在堂兄宇文護手中。同年九月,宇文護殺孝閔帝,改立宇文泰庶長子宇文毓為帝。武成二年(560年),宇文護又毒死宇文毓,立宇文泰四子宇文邕為帝,史稱北周武帝。

建德元年(572年),周武帝宇文邕智誅權臣宇文護,終于親掌朝政。至577年,武帝勵精圖治,終于滅掉了高氏北齊,再度統一了北方。時為定州總管的楊堅亦屢立戰功,進位柱國。

前文已表,文韜武略的武帝36歲即一病而亡,非常不幸。于是,一統天下的這個歷史機遇便落到了楊忠之子、獨孤信之女婿楊堅的身上。

在這期間,宇文護專權,趙貴曾經“謀反”,不成被殺,獨孤信也被卷入政治斗爭當中,最后含憤自盡。但是,他很有“選婿”眼光,不僅將最小的女兒獨孤伽羅嫁給了楊堅,還將四女兒嫁給了李虎之子李昞,李昞長子不幸夭亡后,獨孤氏生下了李淵,后襲爵唐國公,是為唐高祖。

04

宇文邕死后,其子宇文赟繼位,是為北周宣帝。宣帝整日花天酒地,不理政事,大權漸漸落在了隋國公楊堅手中,宇文赟還娶了楊堅的長女楊麗華為皇后,楊堅又成為國丈,權勢日增,拜為上柱國、大司馬。

582年,南朝陳宣帝病死,太子陳叔寶繼位,是為陳后主。后主不問政事,沉湎酒色,天天吟唱著“玉樹后庭花”的陳朝政權江河日下。

這時,已經身為大丞相,總攬朝政、軍權的楊堅已逼迫年幼的北周靜帝(宇文赟暴斃前提前傳位于子宇文闡,后被楊堅所殺)禪位建隋,積極準備滅陳。禎明二年(588年),楊堅命其次子楊廣、大將楊素統軍攻陳(隋滅陳之戰),至次年,攻陷建康,南朝陳滅亡。

楊堅遂成為終結南北朝,一統天下的隋朝開國之君——隋文帝。

楊堅建國后,頗有一代明君風范,創建了三省六部制,澄清吏治,改革兵制,與民休養。團結內外,平定叛亂,史稱“開皇之治”。但是楊堅這個人大概不喜讀書,也因為太過摯愛皇后獨孤伽羅,所以大小政事無不聽其言,而最大的“錯誤”就是廢掉了長子楊勇的太子之位,改立楊廣為太子。

隋朝(581年—619年)是中國歷史上承南北朝下啟唐朝的大一統朝代。

581年二月,北周靜帝禪讓于楊堅,北周覆亡。隋文帝定國號為“隋”,定都大興城(今陜西西安)。589年南下滅陳朝,統一中國,結束了自西晉末年以來長達300年的分裂局面。隋文帝在位年間社會富庶、人民安居樂業、政治清明,開創了繁榮局面。

公元604年,楊廣即位后,令宇文愷營建東京 ,同年下詔遷都洛陽(今河南洛陽)。隋煬帝在位時期修建了貫通南北的大運河,但因過度消耗國力,引發隋末民變和貴族叛變。

618年,宇文化及發動兵變,殺死隋煬帝。隋恭帝楊侑禪讓李淵,建立唐朝。619年,王世充擁立楊侗也被廢,隋朝覆滅,國祚38年。

05

隋煬帝楊廣(569年—618年),隋朝第二位皇帝(604—618年在位),開皇二十年(600年),楊堅廢掉了長子楊勇之后,冊立為皇太子。

仁壽四年(604年)七月,正式即位。在位期間,開鑿隋朝大運河,營建東都洛陽,改州為郡,創建科舉制(進士科)。

但是他頻繁發動戰爭,勞民傷財,引發了大規模農民起義,天下大亂,致隋朝速亡。大業十四年(618年),在“江都之變”中被宇文化及叛軍殺害。

隋煬帝楊廣是隋朝第二位皇帝,也是亡國之君。隋文帝楊堅與文獻皇后獨孤伽羅嫡次子。

楊廣完美繼承了外祖父獨孤信與母親獨孤伽羅的外貌,是個美男子。仁壽四年(604年)七月繼位以后,大興土木,修建大運河,三伐高句麗。結果搞得民怨沸騰,導致各地農民起義爆發,而最終推翻隋王朝的卻是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是北周、隋朝名將宇文述之長子,是個絕對的野心家,楊廣執政期間深受重用,但是歷史就是這樣的輪回不爽,楊堅取了宇文氏的江山,最終宇文氏又奪了回去。不過,宇文化及也只是曇花一現,后被李密所敗,竇建德斬殺。

大業十四年(618年)四月,“江都兵變”之后,楊廣為宇文化及叛軍所殺。隋恭帝楊侗追謚明皇帝,廟號世祖;唐高祖追謚為煬皇帝。《全隋詩》錄存其詩四十余首。

這么看來,楊廣其實是一個被政治耽誤的詩人呵!文首已表,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也是受到了他的“暮江平不動,春花滿正開”的影響而作。

而他的“肅肅秋風起,悠悠行萬里”,氣魄強大,頗有魏武之風,成為千古名篇;他的“寒鴉飛數點,流水繞孤村”曾為婉約派一代詞宗,“山抹微云君”北宋詞人秦少游直接取入詞中,成為絕妙好詞。

06

楊堅、楊廣父子雖然經營隋朝僅有短短的三十余年,其政權也迅速的土崩瓦解,但是究其深層,我們應當可以看出,也是由于歷史的宿命。

長安大興城與洛陽為隋之西、東二都,二都之營造意圖昭示著隋朝之政治風向。三十年間,圍繞著兩大地域的矛盾愈演愈烈,而主動挑起此矛盾者,實為楊堅父子。

而楊廣欲行鳩占鵲巢之事,脫殼于關隴,東入洛陽,反制關內大局。這也便是為后人所詬病的“營建東都,勞民傷財”。

隋承自北周,官僚及軍隊亦承自北周,在此基礎上,宇文泰之“關中本位”政策得以延續。隋文帝雖有心致力于政權“歸中”,仍不敢輕言遷都之事,而隋煬帝就不一樣了。

隋之關隴勛貴空前強大,文帝一朝終是妥協。他小心翼翼,逐步增大皇權與“關隴集團”之間的距離,而兒子卻大刀闊斧干起來。

想來百年之前,北魏孝文帝元宏以南征之名強制遷都,就為后人詬病為“六鎮大亂”之先聲。尤其是當初北疆武人繁衍而出的周、隋一脈,更將此事引以為元魏衰落之根由,甚是不齒。

長久生活在北鎮及“關隴文化圈”的楊家父子投鼠忌器,選擇東、西二都平衡之局面,也是能理解的。

楊堅父子處心積慮地欲向關中“反戈一擊”,目的莫過于削平關隴。而對于打擊關隴集團,父子二人是同志不同心的。文帝偏向于斬盡北周余孽,而煬帝卻是鋪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實現功業的便捷大道——開進士科、廢九等爵中下六等、巡駐江都。

是故,煬帝被弒殺的直接原因,歸諸于關隴人物“失寵”,沒有太大的問題。說到底,還是太急于求成了。

07

楊廣作為徹底終結三百余年分裂之中國的一代君主,是有功的。當然,我也不是要為他翻案。

諸如修建大運河溝通南北,發展經濟這樣的事我不說大家也知道,這是惠利千秋的事業。只說其重視文化教育,發掘人才這一項。

楊廣又是一個很有才華,積極上進,有遠大政治抱負的統治者。在他為政期間,開創科舉制,重視教育事業并強調選拔優秀人才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性。

據《隋書》記載:“若有名行顯著,操履修潔,及學業才能,一藝可取,咸宜訪采,將身入朝。”煬帝還多次下發詔令,要求各地不按尋常次序并按才能選拔人才輔佐帝王功業;而且下令規定,百官晉升,必須要有顯著道德、品行、功績,不能憑一般才能或家世、地位隨便升職。

這就徹底打破了自東漢末年以來的“門閥政治”,使得國家與地方重新回到了“唯才是舉”的教育與吏治路線上來,讓更多的寒門出身的庶族平民得以施展才華,有進身之階。

除此之外,隋煬帝不僅要求各地官員上報并破格選拔專心致志,尚道好古,品學勤勉之人,而且對那些精研學問,但不愿入朝做官之人仍酌情給予薪俸。

這些舉措放眼現在,也是非常具有現實積極意義的,這是以國家行政干預給予文化尤其是學術從業者更好的學習、研究環境,這是高度重視教育與人才的“科學發展觀”。

與此同時,楊廣還完備了國子監考查制度以磨練人才,并且表彰古今賢人,禮遇賢能。為那些能樹立賢德,匡正時弊之人修建祠堂,按時祭祀。希望能借此引導社會形成好學向上、尊師重道、崇尚文明之風。

08

由隋入唐,楊廣雖無德,但也不能稱之“昏君”。

抑或南唐后主李煜、宋徽宗趙佶等亡國之君,多被后世詆毀,然而我們卻忽略了他們在政治之外亦是有另一番作為的,亦是另一個天地的王者。

在我看來,楊廣無疑是奉行個人英雄主義的,他并不是無所作為,昏庸無道的,他只是熱衷于標榜圣人,建功立業,追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英雄榮譽,他的過錯在于忽略了建國之初百姓的承受能力,忽略了人民的“幸福感”。

但是,承上啟下,“東方不亮西方亮”,獨孤信的另一個外孫——李淵所代之建立的大唐,卻從某種意義上,幫助其實現了更加宏偉的藍圖。

所以,回顧由周到隋的這一段歷史,尤其是對于楊廣,我們不能因為他是亡國之君,就抹掉他的功勞,忘卻他的優點,我們要做的是還原歷史真相,以史為鑒。

紫泉宮殿鎖煙霞,欲取蕪城作帝家。

玉璽不緣歸日角,錦帆應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

地下若逢陳后主,豈宜重問后庭花。

——唐·李商隱《隋宮》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cYKNqaxaeOod3dWibOjTVtyIcibEUM9VkCGfVMtIQ8onS29jX2mHWDnSSpibYoXY4ZR2amRpHgnJCpx1NwtNrEhr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