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作選】午后想起在即墨看海 | 馬澤平

2019.6.29 星期六

馬澤平,回族,八零后。

馬澤平:午后想起在即墨看海

    

    六月里發生了很多事情,六月里幾乎隔幾天就會下一場雨。比如此刻,窗外又下起了雨,安靜極了,也可能不是。我有些難過,也不知道難過些什么。似乎很久都沒有寫過字了,我不知道這到底意味著什么。困頓、疲憊,甚至有些莫名的厭倦。我想,我真的需要一種力量,以使自己振作;我真的需要調整,哪怕會因此而犯錯。我必須得告訴自己:此刻,也將會成為過去。

 

禱告詞

 

主啊,求你寬恕我吧,我已在來的途中

放下欲念、匕首和包袱

我經過的雪原,你已使它長滿青草

我愛過并傷害過的女人

請你恩賜她吧,使她重新擁有

哺育萬物的乳汁

主啊,我已做好準備

祈求你接納

我迷失過,現在,要做回你的孩子

午后想起在即墨看海

 

有些經歷,我不想再提及

我更愿意以血喂養它

等它在身體里結石

與自己和解

做自己永不出世的孩子

但有一些可以講出來

比如在即墨的冬天看海

看從來沒有見到過的巨輪和海鷗

海水里有鹽,多么溫暖的顆粒

火一樣燃燒著

友人說:聽,這就是大海

永不結冰的原因

我信任這樣的說辭

也信任鹽對傷口的一再提醒

唯有如此,廣闊的海平面

才能常讀常新

我愿意余生

也享有暴風雨之后

大海一般,突然的安靜

題匈奴墓地

 

每一件舊物都是有生命的

從粗糙到精致

它們體內依次收藏過

雨水、陽光以及空氣

它們接受

草木和鐵器穿過身體

直到幾枚詞語

擦去胎體上的塵泥

使光亮重新聚攏于某處

神以時間之手施予萬物平等

高于云朵的是星辰

低過骨殖的是魂靈

也只有這樣

神在人間的安排

才有不可更替的意義

 

 

族長的秋天

 

他顫抖著撫過粗布制服、軍用皮靴

以及青銅質鞍具

他已口喑并患上耳鳴

他決定沐浴,在日落之前更衣

試著想起某個名字

一枚硬幣,一束紫荊花

他似是聽到過槍聲

他開始采伐圓木,以鐵釘打制船具

大地就要陷裂

——他們全然不知

他陷入長久的高燒之中

病菌一點點吞噬肉體

他叮囑自己醒著,想粗布制服、軍靴以及鞍具

他看到陽光透過窗玻璃

照亮堆在他枕旁的古老典籍

他聞到油墨氣息

于是,悲傷就和歡愉一同消失

完成一件著迷的事情

需要耗費畢生氣力?

現在,他醒著

像是不曾昏睡過,像是一直清醒著

他看到有人來自不確知

向他招手

他不再注重告別禮儀

他讓他的女人離他近一些,躺在他懷里

他吻了她

他說,我愛你

 

 

濱河路第148號

 

想讓自己安靜一會兒

我就熄滅了燈

現在,窗外只有輕微的雨聲

要是有支香煙就好了

只是點著,

或者偶爾也抽幾口

像你讀到過的小說情節嗎?

已經不愛了的中國女人

一截燭火,一把剪刀

似乎沒有詛咒

結尾可能是捎了口信

已經過去很久了

一滴雨從瓦楞間隙落下來

和一滴雨

從柳葉窄細處落下

會有什么不同

可能就這樣了吧

雜念即孤獨,理也理不清

我已有了決心

我要替你點亮滿天星辰

 

 

禮拜日

 

火車正穿過遼闊的北中國平原

我在中途某站翻出便箋

我想起來一件事

夫人,牛奶需要熱一熱了

 

六月多好,信陽的麥子已經熟了

我有幾頂草帽子

我該送給他們中的哪一位?

夫人,你也會看到的,麥芒上落滿了小雨滴

 

平羅一夜

 

幾個醉酒的人

談話并沒有因夜深而結束

他們猜謎語,也猜拳

猜命運被誰真正握在手里

有時候傳來低低的哭聲

隔著空氣,夾在勸酒和舉杯的喧鬧中

孩子就要去南方求學了

他們中的某一個

哭腔里也拖著迷茫的興奮與喜悅

可能也有惦念的人在外省的

黑暗中,我能感覺到

他們中的另一個

撥通電話,講起方言

我關上窗戶

我提醒自己,竊取隱秘是可恥的

這樣的生活:

拘謹之后的宣泄

我們都曾經歷過(正在經歷著)

泥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104rcF3HBCnmN9Ao2IxZv6VUB7Bga12iczBmT3rLOia1CvsUpvjG1lHaVFuibiclzCs5ibuKia3BIQQUSoH11Te4Ca4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