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學研 | 賈夢竹:青年anti粉絲群體研究

編者按

本期學研對話傳播研究院融媒體傳播2019屆碩士畢業生賈夢竹,她的畢業論文題目是:《基于互動儀式鏈的互聯網 anti粉絲群體研究 —— 以“嘲羊群眾”為例》。隨著互聯網下網絡社交平臺的不斷發展,由大眾文化滋生而來的粉絲文化成為娛樂文化產業中的重要一景,“粉絲”這一群體呈現出活躍的姿態,與之相伴的“anti 粉絲”也逐漸走入大眾的視線。賈夢竹尋找到微觀入口,著眼于偶像明星張藝興的 anti 粉絲群體,對其進行為期 4 月的參與式觀察,進一步理解這一類特殊的粉絲群體背后代表的亞文化風格意義。

——

碩士論文推介

第 03期

——

采寫 | 高湘寧

責編 | 李忠利

監制 | 劉燕南

作者對談

再見夢竹,我并未直接直入主題的探討論文靈感,而是對她的工作選擇抱有太多驚奇。一直內向、細致的夢竹選擇了一家創業公司,自在、平等的工作氛圍讓她最終決定前往。這樣的決定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夢竹的選題從與青年群體息息相關,anti粉絲群體 通過“嘲諷”與“戲謔”方式背后投射出怎么的亞文化風格和社會思潮,讓我們在她的研究中一層一層找到答案。

Q1

靈感從何而來?

A

在日常休閑的時候會在微博上無意間發現這個BOT號非常火,它的轉評贊都很高。點進去看的時候發現那些人其實也不完全是張藝興的黑粉,也不是他的粉絲,這種現象就讓我覺得非常震驚。恰好我之前和同學探討過程中知道“互動儀式鏈”理論,這個理論研究粉絲群體非常適合,就覺得可以從這個理論去做入手,就去研究一下,是一種比較巧的緣分。

Q2

論文中的理論模型?

A

文章運用了柯林斯的互動儀式的簡單模型。因為我的研究對象是互聯網 anti 粉絲群體,尤其是具有一定影響力的互聯網 anti 粉絲群體,通常在其社群互動行為中呈現出從偶發性行為到儀式性行為的轉變,既有他者眼中非常態的表演,也有程式化的日常行動,因此在研究中,我根據此模型探索研究對象的互動行為,探討在互聯網的虛擬空間中該模型的適用性。

Q3

本文的創新點?

A

創新之處可以總結為兩個方面。

從研究角度上來說,我選取了粉絲群體中較為特殊 anti 粉絲群體為研究對象,以張藝興的 anti 粉絲群體“嘲羊群眾”的社群互動實踐為個案進行分析,雖然國內外對粉絲社群的研究較為豐富,但對 anti 粉絲群體及其社群互動行為的關注仍較少。

從理論層面,成長于新媒體傳播下的粉絲文化具有豐富而復雜的內核,從多元的研究理論去做窺視能夠更全面地對其進行理解,在寫作中我運用了柯林斯的互動儀式鏈理論對 anti 粉絲群體的社群互動行為進行,是粉絲研究的一次有益嘗試。

Q4

文獻整理的時候有何技巧?

A

就是手動的把文件夾分門別類的那種,這個是關于什么的,那個是關于什么,沒有借用額外的軟件。然后就是專門弄一個word出來。在看到有價值文獻的時候把思路及時記錄下來,方便以后查閱。

Q5

如何確平衡實習與論文寫作?

A

我的情況有點特殊,因為有中途換題情況。如果你一開始你的題目就定好是可以往下做的話,這個平衡其實還好。因為你開題的時候就已經有一點思路了,如果我中期沒換題的話,開始沒想著要離職,是可以邊工作邊寫下去。中期的時候只要求你寫一個緒論,然后研究方法我準備中期的時候最后請了兩個星期假來寫,通過前期準備和最后的集中整理節奏還可以。因為當你的思路基本確定,后面的東西就很順理成章的可以出來。

Q6

深訪是如何操作的?

A

因為涉及粉絲群體的特殊性,所以訪問都是在線上完成的。

最開始的時候就是身邊找,因為他會更愿意跟你聊,然后我還有一部分就直接從微博上私信的,是那種很活躍的群體。在微博號下面有粉絲互動榜,然后就找了前面互動最多的,他們都非常配合。

關于深訪提綱要在采訪前做好準備,根據理論的組成要素劃分模塊,這樣在后期整理的時候會比較清晰。

Q7

對學弟學妹的建議?

A

一定要在寫作前想清楚問題,以及其可行性。

因為其實我第一個題的時候,中期發現的問題,開題時候并沒有覺得這個題目是不可行的。但其實真正開始寫作,進行梳理會發現原來里面還是有很有大問題的。所以我覺得如果說確定好題目,一開始開題的時候,就先想清楚你的研究方法,這樣的一個框架一個思路,你要是清楚的話,然后你后面你知道你順著這條路可以往下寫下去。

- 碩士學位論文精華摘錄 -

研究背景 | 研究方法 | 研究結論

現下娛樂文化產業發展如火如荼,由大眾文化滋生而來的粉絲文化,成為娛樂文化的重要一景, “粉絲”這一群體亦在娛樂文化這一領域展現出活躍的姿態,對行業的發展推動產生重要影響,甚至成為產業發展中一環。著粉絲群體的壯大,粉絲文化的發展,一種新的 anti 方式出現,以“嘲諷”“戲謔”為主的 anti 粉絲群體開始活躍,甚至突破圈層進入大眾視線。

是什么因素導致了以“嘲諷”“戲謔”為主的 anti 粉絲群體發展壯大?僅僅只是因為這種方式的言語攻擊的傷害程度更輕嗎?媒介又扮演了什么角色?本研究帶著這些疑問選擇對以“嘲諷”“戲謔”為主的 anti 粉絲群體行為進行探究,試圖了解這種特殊的粉絲文化。

研究背景 | 研究方法 | 研究結論

本研究采用 個案研究法,選取具有較大影響力的張藝興的 anti 粉絲群體“嘲羊群眾”進行分析,來對目前互聯網 anti 粉絲群體進行探索。在對張藝興的 anti 粉絲群體“嘲羊群眾”具體的研究過程中,筆者則主要采用了 網絡民族志的方法來進行材料的收集。

民族志研究方法是典型的質性研究方法之一,關注研究對象的行為表現,記錄他們如何行動、交互,并探究其背后建構的意義。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許多新的社區形態——網絡社區逐漸出現,民族志的研究思路被應用于其中,形成了“網絡民族志”這一新的民族志形態。筆者采用網絡民族志的研究方法,參與到網絡 anti 粉絲社群的互動之中,解讀作為網絡信息互動中介的文本,剖析 anti 粉絲參與社群互動的行為,來獲取研究的第一手資料。

1.動態參與式觀察

新浪微博的不斷發展,已成為明星進行宣發、日常呈現及與粉絲互動交流的重要平臺之一,也成為粉絲群體最為聚集的網絡場域。因此筆者從 2018 年 12 月到 2018 年 3 月,選擇主要對張藝興 anti 粉絲群體最重要的互動情境地“嘲羊區bot”微博賬號進行為期數月的參與式觀察,輔之以在整個新浪微博場域內捕捉與其群體相關的互動行為。根據所觀察、記錄的資料對張藝興 anti 粉絲群體在網絡中主要互動儀式的組成要素進行分析,對互動儀式結果的外在表現進行部分把握。

2.線上深度訪談法

深度訪談法能夠幫助筆者進一步探究群體行為,挖掘人們對問題的深層理解與態度。在本研究中,筆者采取非隨機抽樣的方法,通過立意抽樣和滾雪球抽樣相結合的方式,根據“嘲羊群眾”(張藝興 anti 粉絲)在微博平臺中的不同互動行為與“anti”張藝興的時長,選取了 17 位“嘲羊群眾”作為樣本,進行半結構化式訪談,進一步了解張藝興 anti 粉絲群體的情感能量表現以及進行互動行為背后的心理動機,從而探究其互動儀式的運行機制及實質。

研究背景 | 研究方法 | 研究結論

“嘲羊群眾”在互動儀式中形成了群體身份的建立與認同,但群體團結感相對較弱,僅存在于虛擬互動情境中。

而在長期圍繞“嘲羊區 bot”賬號發生的互動儀式中,群體成員獲得短暫的個體情緒,這些情緒不斷積累、沉淀,發展成為長期的情感能量,使參與者與群體的關系更加緊密。

同時,在群體長期的互動行為中,“嘲羊群眾”形成了一套在其圈層中流通的文本符號,它既是幫助群體進行局外人設限的 ,也是粉絲“參與式文化”的體現。

最后,在對“嘲羊群眾”在網絡上互動行為的觀察和與被訪對象的深度訪談中,筆者發現網絡的匿名性、“嘲羊區 bot”微博賬號,以及相互關注和情感連帶機制是“嘲羊群眾”互動儀式作用機制中最重要的三個因素,使儀式能夠在各因素的相互作用與反饋中形成最終的儀式結果。

嘲羊群眾的互動行為已經形成一條完整的互動儀式鏈,所以參與者并不會認為他們的行為是不道德的。相反,他們認為他們可以通過這樣一套由關系、場合和活動構成的儀式去保持和反映自身的價值觀,這種價值觀的呈現可以看作是青年面對自己所處環境采取的一種回應方式。“嘲羊群眾”代表的是互聯網 anti 粉絲文化作為青年亞文化的一種,他們建構出引人注目的獨特風格一是為了尋求身份認同、構建自我,二是為了通過游戲的狂歡進行象征性的抵抗。

點擊“閱讀原文”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v0Ficct0um4ALbyaBrr4myzsZ5VMSkPmYd78O8CC8icme5ML3rH44viaeNft5AbrLBD94iaMfYz520GslRusV4PUd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