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斯對健康飲食習慣的建議 【健康之道】14.2

“強權即公理”(might is right)這句話,也可以反過來寫。(譯注:此句英文成語,中文約定俗成的譯法“強權即公理”,白話意思是:“有力量(權力,強權)就是對的”,此處賽斯將之反過來,說成是“對即是力量”。)

許多世紀以來,被視為理所當然,神是站在最強、最富的國家那一邊。仿佛無疑的,如果一個國家是貧苦或被踐踏的,是因為神令它如此。

這種想法實際上將人們綁在鎖鏈中,促進了奴役及其它不人道的作為。同樣的不幸也適用于東方的涅槃觀念,以及基督教的天堂觀念。兩者都曾被那些有權勢的人用來壓制廣大群眾,去借由許諾在死后世界里的未來極樂,而合法化劣等的和不充分的生活條件。

在涅槃與天堂的概念之間,有許多的不同,但每一個都不只被用來把受苦合法化,卻也教人們去尋求痛苦。其想法是,一個人越被迫害和中傷,在一個未來的存在里,就會得到越大的報償。

在此書里,我想避免專注在密傳的修持(esoteric practices)上,但它們的確有時會侵入手邊的主題。

苦修、過分禁食、對身體的個人虐待,好比自我鞭打——所有那些修行都是在相信“受苦本身是某件要追求的事”的信念下實施的。在這樣一種方式里,痛苦變成一個被追求的目標,而愉悅變得翻轉成痛苦。

那么,十分平凡的人往往相信,受苦本身是朝向個人發展和心靈知識的一個方法。就健康而言,這種信念可能有最不幸的后果。它們往往要為在輕率的手術中,肉體器官不必要的犧牲負責。

有些人如果認為他們太快樂的話,就會變得焦慮和擔憂——因為對他們而言,那意味著沒為他們的罪付出足夠的代價。他們也許被一些無可否認的危險威脅著,直到最后,他們再一次以某種方式找出自己的懲罰——同時一直在好奇,他們為什么如此常被健康不良或疾病圍困。

這類癥候群可能影響個人、家族,而到某種程度的整個國家。它們直接減輕人的健康、存活,及蓬勃生氣。

對于核子毀滅,或其它此類災難經常不斷的恐懼,也能落在這個類別下。

(珍的康復情況看來并不很好——我告訴她,她的身體正在搞些花樣呢。今天她的腳令她相當不舒服。她的右肩有些腫,而我也認為她的臉頰看來浮腫。之前我曾看過這種信號,卻不記得它們是什么意思,如果真有什么的話。今天她的體溫是一〇〇度——又上來了。近來,她有過這樣的擺蕩,而午餐吃得不多,晚餐更少,說她必須非常從容地吃,以便不反胃。就我所知,沒有護士曾對醫生說任何事。

(今天相當涼,間或有云。我以為會下雨,那意味著法蘭克又不會剪草了。而我對那件事又說對了。

(我不以為她會要上課,或覺得想上,但珍說她想。當她開始時,她的聲音一開始相當微弱而遙遠。停頓如常。)

很多的人變得如此確信上帝最終的報復與懲罰,以致他們開始為它做計劃。

他們的人生變成是逃避痛苦、而非追求愉悅或滿足的一個方式。這對個人而言是真的,但它也適用于所謂的存活團體,他們集中在美國的某個部分,搜集補給品以使他們繼續存活過大屠殺,而防衛他們的家人避免那些可能偷他們糧食的人。

大多數這種人預期一段混亂的時期,在其中所有的法律都崩潰了。另一個版本強調經濟的領域,預見使得一個人與另一個人較量的經濟崩潰、無政府,及其它的狀況。

當然,這些人們相信,任何既定情況都將變壞,而被帶到其最悲慘的結果。那態度渲染了他們所有其它的信念與行動。有些用宗教的教義,而其它的則依賴科學的信條來證明其論據,但在任何例子里,他們都被示以一個欺騙與報復的世界。

在這種情況下,良好的精神或身體上的健康都幾乎難以盛行。反之,在這國家以及國外,有些最有益的團體,他們真地積極卻和平的聚集在一起,去為全世界的解除核武器努力,而著手對付像核子廢料的問題。他們的努力也導入到其它地方,試著說服世界的所有地區去平等分享他們的財富與食物。

這些可能是“抱負極高”的目標,不過它們本質上是正面的對準完成與成就,以一種強調合作與了解的方式,將人們的能量集合在一起。

再次的,結果并不能使方法合理化——因此,再多的戰爭都永不會產生一個有意義的和平。

這種概念影響生命的每一個層面,從最微觀的一直往上。并不是說,植物了解以通常說法的“你”的概念——但它們的確揀起你的意向,而在“世界的存活”的競技場,它們也是生死攸關的。

我也無意浪漫化非人類的生命,或高估其資源,但大自然也有其自己的方式——而在那種方式里,它不斷地朝向一般的生命存活努力。自然可能不會保你出來,但它永遠在那兒,將它自己的活力及力量加入于這行星整體的好處與健康上。記得我先前說過的,有關疾病與非疾病狀態的關聯。交流在病毒和微生物之間閃現,而它們能在一瞬間改變。那么。再次的,最具樂觀性質的念頭,是生物上最恰當的那些。

休息一下。

(在三點五十二分繼續。珍的聲音多少強大了一些,她的步調快了一點兒。)

這是一個好地方去再次談起一些極端的食物修習,像是過度禁食,及對所謂的自然飲食的執迷。

我說的并非對食物的純粹之一個自然而健康的興趣,卻談的是一個令人煩惱的過度關心。這常常過分到,仿佛沒有一樣食物是完全令人滿足的,而那貫注變得集中在對食物的恐懼上,而非在其好處上。

許多這種態度背后的概念是,身體本身是無價值的,而讓它挨餓不知怎地減低了肉欲的胃口。你通常以一陣混亂的不同種類的飲食法為結束。

有些幾乎完全集中在蛋白質上,有些在碳水化合物上——尤其是米——但,無論如何,自然范圍可得的大量食物和養分卻被刪掉了。

這使得身體在一個經常的騷亂狀態。事實上,有些人是如此的確信,進食是不對的,以致他們節食直到變得餓極了,然后吃得過飽,而強迫自己吐出殘余物。

其他人,在一個留意自己體重的好意企圖下,完全跳過早餐——一個非常差勁的程序。吃適量的在所有食物范圍里的食物,并且少吃多餐,要好得多。我了解到,你們的社會習俗也支配了你們的飲食習慣——但,一日吃四次輕食,整體上會對你非常好,而給身體一個更穩定、規律的滋養。

這些食物概念是重要的,因為它們是由父母傳給孩子的,而父母往往用食物作為獎賞孩子好行為的一個方法,故此開始了孩子向過重的狀況前進。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rcrsDDH57WbbwTfAWxK22MxX4vrpC2sGV27RPJU7azupVGLMiaowhLDuVygoGICfY8VMwqELy12GYP1xgr5ydC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