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像】我將對你的思念寫在身上

發生在2016年6月12日的奧蘭多夜店槍擊案,是當時美國最致命的大規模槍擊案。49條生命消逝,影響了成百上千人的生活。

我們或許震驚,或許譴責。但是那些悲傷的情緒和久久難以平復的傷痛,只有身處事件中心的人,才能真切體會。

Dear World 公司與攝影師 Daymon Gardner 合作拍攝了一系列名為《Dear Orlando》(親愛的奧蘭多)的照片。記錄了與這起槍擊案息息相關的人。其中有幸存者,有受害者家屬,也有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救助者。在這些人物肖像攝影里,每個人的身上都寫著對逝者的思念。 

Mina Justice (受害者家屬)

聽說槍擊事件后,我去兒子的公寓找他。我看到了鞋子,以為他就在附近。十分鐘后,聯邦調查局就打來了電話…

 

Rodney Sumter(幸存者)兒子說:蝙蝠俠很聰明,超人速度很快,綠巨人很強壯。但爸爸才是我最愛的超級英雄。

 

Dimarie Rodriguez (受害者家屬)每晚睡前,我都會發短信對他說晚安,而他也會回復“晚安,我愛你”。但那天晚上之后,我就再也無法收到他的回復了。

  

Omar Delgado(警員)當我趕到現場的時候,我的腳邊有只手機一直響個不停,而我知道這只手機的主人,永遠也看不到這些來電,永遠也接不到這通電話了。

 

Angel Colon(幸存者)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夜晚。但是為了自己、為了家人能夠重新振作,在漆黑的病房里,我寬恕了他。

 

Emily Addison 一家(受害者家屬)第二天早上我收到幾條短信,我打給她,電話卻直接轉到語音信箱了。第一條短信寫著:Emily,他們在殺人,我好害怕。第二條短信:我躲在洗手間里,有人被殺死了。第三條:快幫忙報警吧。最后一條:如果我死了,請告訴我媽媽。

 

Mayra Alvear(受害者家屬)我曾有個兒子,11歲時死于癌癥。我沉浸在傷痛里許多年,經常以淚洗面。可在那晚我失去 Amanda 后,才終于意識到,逝者已逝,生者如斯。

 

Leo Melendez(幸存者)我昏迷了三個星期,醒來見到的第一個人是我的母親。她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我。而我的朋友 Javier 卻再也沒有醒來過。

 

Chris Hansen(幸存者)前三聲槍響,我還以為是音樂。響聲震撼著我的身體。隨之而來的是玻璃開始碎裂,空氣中彌漫著煙霧,人們紛紛倒在了地上。

 

Ray Rivera(酒吧DJ)你可以從我的黑眼圈看出,我很難入睡。這一年對我來說非常艱難。我曾經總是忽視自己的家人。但這件事之后,我不再把所有事情都當做理所當然。我會花時間多陪陪自己的妻兒。

 

—— END ——

攝 影 精 品 課 程

如何進行攝影選題、作品研究

紀實的核心與深度表達

思想及有思想的照片

當代攝影的理解和介入

挪用、生成與改造的攝影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iaEpaic8gHJld3L1MaX8yMU4hYT61RHvWEc5J7kFyIqzlouJujibBaL0OicdNKGnEqba9ia9JYxtmhC1Aupdib2TWx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