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上門女婿意外獲得一本古書,從此人生像開掛了一樣!

“你終于死了!”

坐在吧臺后面,周睿臉上有些茫然。這個突然出現在腦海中的女人聲音是那么清晰,又快速的模糊黯淡,好似只是幻覺。

看著空蕩蕩的店鋪,他總覺得,剛才好像發生了些什么,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說。

就像有些事情發生了,但自己卻忘了。

這時候,身前的吧臺傳出“砰砰”的聲響,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來:“周睿,你怎么越來越沒家教了,跟你說話當我是空氣嗎!”

周睿抬起頭,看著坐在對面的中年婦女,這才回過神來,連忙說:“不好意思,媽,我剛才好像有點幻聽……”

“什么幻聽,你就是拿我的話當耳旁風。別以為蕓兒嫁給你,你就高枕無憂了,要不是當年那個高人給兩家指腹為婚,憑你,有什么資格娶我女兒!現在倒好,整天看著這么一個破書店,一個月連一千塊錢都賺不到,拿什么養活蕓兒?她一個口紅你都買不起!”那婦女不依不饒的拍著有些破舊的吧臺,全然不顧吧臺已經快被她拍散架。

周睿臉上露出苦澀神情,只低著頭聽,不敢辯解什么。

坐在對面的是他岳母宋鳳學,在青州市開了一家小診所,雖然不大,但每年進賬百八十萬還是有的。

岳父紀澤明,則是青州大學的歷史系教授。和這樣的人物比,自己的初中學歷和文盲沒什么兩樣。

至于自己的妻子紀清蕓不但有著堪比大明星的容貌和身材,并且從小就是學霸,大學畢業后進入一家大型企業,年紀輕輕便做了中層管理,年薪五十多萬。

而周睿自己,小學二年級的時候父母因為車禍過世了,靠著紀家的接濟才熬到初中。

父母的事情對他打擊過大,同時那么小就寄人籬下,性格逐漸變得懦弱又內向,到了初中便不再去上學。

在別人看來,他是因為學習成績不好主動退學,但實際上,周睿是不想被人說他總花紀家的錢。

這家書店,是父母留給他的唯一遺產,然而如今這個社會,誰還會買書呢?書店的生意越來越差,一個月的純利潤連一千塊都不到。

讓所有人無法理解的是,紀清蕓為什么要嫁給這樣一個窩囊廢。不知多少人在背后指指點點,說周睿是個吃軟飯的。

周睿稍微知道點原因,但他一直覺得,那個所謂高人說的都是屁話。什么紀家有災禍,沒有他,便會家破人亡。

可能嗎?

現在紀家蒸蒸日上,怎么看怎么好,哪里像有災禍的樣子?

“我不管老紀怎么說,反正我是不會看著女兒總呆在火坑里。還有三個月過年,我也不為難你,年后你們倆就離婚,到時候我給你五十萬,從此誰也不欠誰的!”

聽著岳母宋鳳學的話語,周睿仍然垂著腦袋,悶悶的點頭。

看他這幅模樣,宋鳳學更是氣都不打一處來。這樣的窩囊男人,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兒,也不知道當初哪根筋糊涂了,竟然會真的相信二十多年前的鬼話!

“廢物,看你一眼就煩!”宋鳳學說罷,一巴掌將吧臺上的幾本舊書打落在地上,抬腿就走。

周睿這才抬起頭來,臉上的苦澀和憋屈顯而易見。但岳母說的都是實話,他確實沒資格和紀清蕓在一起。

盡管被如此斥罵,周睿還是站起來送岳母離開。

出了店門,宋鳳學直接開車走了。

“又被罵啦?”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站在牛肉湯店門口問。

周睿苦笑一聲,點點頭,正要轉身進屋的時候,一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從店里跑到他身前,眨著一雙大眼睛,問:“周睿哥哥,等作業寫完了我能來看書嗎?”

那男人走過來抱起小女孩,道:“跟你說多少次了,要喊叔叔。”

“沒關系的王哥,我其實挺希望有小菱這樣一個妹妹的。”周睿說,父母雙亡后,親戚也不和他來往了,因此比誰都希望能有份親情聯系。正要跟小女孩說話時,周睿忽然看到,小女孩的額頭有一片血紅色的光,十分顯眼。

“小菱,你額頭……”

“額頭怎么了?”小女孩摸摸自己的腦門問。

周睿看看她,又看看開牛肉湯店的王哥,疑惑的問:“你們看不到?”

“看不到什么?”王哥也是滿臉不解。

周睿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又怕自己是壓力太大產生了幻覺,只好搖頭說:“沒什么,等小菱寫完作業讓她來看書吧。”

“今天就算了,得早點回去買牛肉。”王哥說。

周睿也沒有多勸,點頭后回了自己的店里。

從地上把岳母宋鳳學打落的幾本書撿起來后,周睿在吧臺后呆坐了很久,才逐漸回神。

這時候,他忽然注意到吧臺上似乎多了什么。

那里有幾顆剛切開的文玩核桃,不過品相都不怎么樣。岳父紀澤明對這種文玩類的東西很喜愛,過段時間是他的生日,周睿本想碰碰運氣看看能否切出一對品相好點的當禮物。

除了文玩核桃外,還有一本白色的古書放在旁邊,封面上有幾個晦澀難懂的符號,或者說文字。

周睿很確定自己從未見過這樣的文字,可腦子里卻清楚知曉它的含義:“道德天書,心想事成。”

周睿眼里升起一絲疑惑,他不記得自己有這樣一本書。

更讓他奇怪的是,當看向這本書時,眼里竟然看到封面上掛著六團米粒大小的金色光芒。準確的說,是左眼看到的。

如果閉上左眼,便會發現吧臺上空無一物。等睜開后,古書和金光依然在,這讓周睿愕然不已。

他隱約有種感覺,突然出現異樣的左眼,以及吧臺上的古書,都和自己剛才遺忘的事情有關。但無論他怎么想,都想不起自己到底忘了什么,好像有一段時間的記憶消失了。

猶豫了片刻,周睿緩緩伸出手,朝著只有左眼才能看到的古書摸去。

令人驚奇的是,明明只有一只眼睛能看到,可真摸上去,卻如同實質。

封面像是某種皮質,觸手溫熱而柔軟。可一本書,竟然給人溫熱如皮膚的觸感,本身就很古怪。

好奇心戰勝了其它,周睿緩緩翻開封面,卻發現內頁是空白的。

他苦笑一聲,這算什么?

低頭看著手邊的幾顆文玩核桃,周睿嘆出一口氣。就這樣的品相,送給岳父,估計會被當場扔進垃圾桶吧?

可是,這種東西有什么好玩的?

一手拿起文玩核桃在掌心學著別人摩擦,周睿另一只手拿起了那本怪書,想再研究研究。

書頁里仍然一片空白,而且看起來有很多頁,實際上只有一頁能翻動,其它的都好像黏在了一起。

周睿再次嘆出一口氣,感受著掌心青澀的摩擦感,下意識想起了文玩核桃的介紹。

最好的核桃是什么樣,怎么辨別,在他腦海中一一閃過。

這時候,周睿忽然感覺手邊好像多了點什么,低頭看去,不禁愣住。

只見一桌子的文玩核桃,個個都大的驚人。

他直接就傻眼了,怎么突然有這么多的核桃?就在這時,他眼角瞥見那本無字天書的內頁,一對核桃正緩緩從書頁中浮現。

這個畫面,把周睿看的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

從書里冒出來的?

再仔細看,書頁上還有著一行行話,看起來那么的熟悉。仔細想下,不就是他剛才在腦海里回憶的有關于最完美的文玩核桃介紹嗎?

所以,自己腦子里想的東西,在這本怪書里實現了?

 

第二章 爛泥扶不上墻

 

盯著桌子上的一大堆極品文玩核桃還有那本怪書,周睿愣了半天,然后才注意到,書上只有五團金光了,明明剛才有六團啊!

看著封皮上的古怪文字,周睿隱約猜到了某種可能,眼里逐漸有了興奮之色。

難道說,這金光可以讓自己所思所想在書中實現,這個猜測很符合封皮上的另外四個字,心想事成!

周睿二十多歲了仍然一事無成,除了沒有自信,也沒有學歷外,最重要的還是身體原因。

當年的車禍他雖然活了下來,卻因為受傷導致身體虧損,一直到現在還顯得病懨懨的,背五十斤的大米都困難。若非如此,也不需要這樣死守著破書店。

所以,他現在最需要的是讓身體健康起來。

思索一番后,周睿盯著那本怪書,滿腦子想的都是健康兩個字。

果然如他所料,書上的第二團金光緩緩消散,而第二頁卻自動翻開。健康兩個字,在這一頁顯現。

一股奇異的能量逐漸進入他的體內。身體開始變得溫熱,隨之而來的是充足力量感。

過了大概十分鐘,金光徹底散去,而周睿卻好似吃了大補藥物一樣,面色紅潤,精神抖擻。

他站起來,伸出雙手在吧臺下方略微嘗試了一下。

實木制作而成的吧臺少說也有一百多斤重,以前周睿用盡吃奶的勁也別想動它一下。可現在只輕輕用力,就差點把吧臺托起來。

真的恢復了!而且比想象中健康的多!

周睿大喜過望,只是看向那本怪書時,他又不由皺起眉頭。

和猜測中的一樣,心想事成和書上存在的金光有直接關系。可是,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讓金光恢復。如果不能恢復的話,自己就只有四次機會了。

靠時間自動生成還是有別的條件?

盯著封皮上的幾個古怪文字,道德天書?周睿隱約覺得,自己好似要把握住什么關鍵。

這時候,剎車聲在店門口響起。隨后,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滿臉冷漠的出現在門口,道:“周睿,你是不打算回家了嗎。”

看到這女子的時候,周睿嘴角苦澀,因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妻子紀清蕓。

門口離吧臺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加上吧臺前的木板,紀清蕓并沒有看到桌子上的一堆極品文玩核桃。

當然了,就算看到,紀清蕓也不會在意。因為在她眼里,無論周睿做什么,都和“坐吃等死”四個字掛鉤。

沒有學歷,沒有專業,連身體都是手無縛雞之力。

指望周睿有出息,還不如自己在公司里努力升職來的容易。

“馬上就來,馬上就來!”周睿連忙拿個手提袋,挑揀了一些放進袋子里。想了想,他又把那本怪書也收進去,這才提著袋子朝門口走去。

一邊走,他還興沖沖的想著和妻子說說這個好消息:“清蕓,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什么了嗎?這袋子里……”

“上車吧,爸媽等著我們吃晚飯呢。”紀清蕓根本沒有多看他,直接轉身先上了車。

周睿愣了下,然后才想起自己在人家心中,根本一無是處。

“周睿哥哥!”小菱的聲音傳過來,周睿轉頭看去,正見小丫頭坐在電動車后座上跟他打招呼,而王哥好像還在屋里整理東西。

“還不上來?”紀清蕓從車窗道。

周睿沖小女孩揮揮手,然后面帶苦澀的上了這輛五十多萬的豪華牌轎車,原本身體恢復的好心情,瞬間變得無比失落。

坐在駕駛位,紀清蕓瞥了眼周睿,見他緊緊抱著一個破舊的手提袋,便問:“我媽今天來了?”

周睿的手緊了緊,微微嗯了聲。

紀清蕓又問:“說什么了?”

周睿習慣性的低著頭:“沒說什么。”

“是嗎?”紀清蕓的聲音更加清冷,過了幾秒鐘,說:“你知道為什么所有人都對你失望嗎?不是因為你沒錢,也不是因為你沒有學歷,而是因為你太懦弱。雖然我從來不認為自己和你是真正的夫妻,我們也從未發生過實質性的關系,但是,連被我媽逼著和我離婚你都不敢吭聲,你還是個男人嗎?周睿,我真的不希望自己和你這樣的男人共度一生,好聚好散,別讓我們彼此為難。”

周睿臉上露出苦笑,這才明白,紀清蕓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或許岳母宋鳳學來之前,就已經和她商量過。

確實,連被逼著離婚都不敢吭聲,算什么男人……

可是……隱晦的瞥了眼紀清蕓,周睿眼里充滿了痛苦。他是真的很喜歡這個女人,從小到大,一直都很喜歡。

哪怕小時候被她欺負,哪怕長大后受盡冷落,被人戳著脊梁骨指指點點,哪怕每天在臥室里其實都是一個睡床一個睡地上,他也從未想過離婚。

只因為,他喜歡這個女人。哪怕只是和她共處一室,能多看她幾眼,已經足夠了,其它的,從未奢望過。

“我知道我媽許諾給你五十萬,但我會額外再給你一百萬。你的身體不是很好,這些錢省點花。”紀清蕓又道。

她其實人不壞,如果周睿能稍微表現好那么一點點,都不會下定決心要離婚。可惜的是,周睿實在太不爭氣了。

“我不要你的錢……”周睿輕聲說。他愿意讓紀清蕓去追求屬于她的幸福,卻不希望離了婚還是要讓人說自己是個吃軟飯的。

“不要錢?你是想要房子嗎?”紀清蕓顯然誤會了他的意思。

周睿又搖搖頭,他抱緊了胸口的手提袋,低聲說:“我只是希望,哪怕到了最后,也能夠在你心目中留下一個好印象。而且……其實我……”

就在周睿想和紀清蕓說明自己有了奇遇,有能力改變現在生活的時候,突然聽到“砰”的一聲。

轉頭看去,周睿心里猛地一緊,只見一輛轎車沖到了牛肉湯店的門口,電動車和小菱都被壓在了車輪下。王哥剛從店里匆匆跑出來,看到這一幕后差點都瘋了。

周睿二話不說,立刻就下了車,紀清蕓也跟著下來了。

跑到店門口,只見小菱似乎傷的很重,已經幾乎沒了呼吸。轎車司機臉色慘白,在旁邊站著發抖:“我,我方向盤失靈了……”

紀清蕓掏出手機報警叫救護車,此時,已經有不少圍觀群眾。

一個中年大漢扯著嗓子喊道:“都過來,把車先抬起來!”

紀清蕓雖是個女人,卻還是過去挽起袖子。周睿跟在她旁邊,也準備盡點力的時候,忽然看到小菱坐了起來。

準確的說,是另一個她坐了起來。

身體仍然被壓在車輪下,另一個她顯得很模糊,仿佛風一吹就會散掉。滿臉茫然的坐起來后,小菱打量了一眼四周,然后站起來朝著某個方向走去。

她的身體,穿越了眾人,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周睿看的呆住了。

一個漢子見他傻站著不幫忙,不由心急,一把將他扯到后面,怒叱道:“不幫忙就滾蛋,在這發什么愣!”

被擠出人堆外的周睿盯著那模糊的小女孩身影,隱約有種感覺,必須把她攔住,否則小菱就沒命了。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也不知道怎么攔,卻還是遵從直覺跑了過去。

紀清蕓瞥見這一幕,微微嘆息,不說救人了,連看都不敢看嗎,果然無可救藥。不過也無所謂了,反正過完年就不是一路人了,何必想那么多。

她沒有再去多看,隨著一人的發號施令,一起用力抬動轎車。

此時的周睿,已經跑到小女孩面前將她的去路擋住:“小菱,你干什么去?”

小菱茫然的抬頭看他,然后呢喃的道:“大哥哥,我要回家。”

“回家?”周睿看向車禍的方向,然后道:“你走錯路了,跟我回去。”

小菱好像什么都不懂,微微點頭,抬起手來像是要他牽著。周睿有些猶豫,因為他很清楚,眼前這個模糊的小女孩根本不是人。她的身體是虛幻的,剛才穿越人群,就足以證明這一點。

 

第三章 從我的車上滾下去

 

但看著小菱那茫然的樣子,他于心不忍,只好嘗試性的伸出一根手指。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小菱能夠穿越他人,卻可以抓住他的手。手指微微發涼,好似被冰塊裹住,沒有人注意到,他的左眼微微亮了一下。

小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呢喃的道:“周睿哥哥,你的手好暖和啊。”

周睿愣了幾秒,然后咽了口唾沫,說:“那什么,走吧,我帶你回家。”

說罷,他領著小菱往車禍現場走。

此時,肇事轎車已經被抬開,等周睿走到附近的時候,救護車也到了。

醫生和護士抬著擔架快步跑來,交警則把聚集的人群驅散開來。一名醫生跑到小菱身體旁,翻看了一下她的眼睛,又試探了脈搏什么的,接著嘆出一口氣,微微搖頭。

看到他這動作,旁邊的王哥意識到了什么,當即哭倒在地:“我的女兒啊!”

兩手泥污的紀清蕓眼中也隱隱含淚,她最見不得這樣的情景,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離開人世,她還那么的小,明明還有更長久的未來。

就在這時候,她突然聽到了熟悉的聲音:“等一等!她還沒死!”

接著,紀清蕓便看到周睿急匆匆的跑過來。在距離小女孩身體還有一米左右的時候,便被醫生攔下來:“你是誰,要干什么!”

周睿沒有功夫搭理他,轉頭沖手邊的小女孩焦急的喊道:“快回去啊!你不是要回家嗎?回去就能回家了!快啊!”

除了他,沒有人能夠看到另一個小小的身影。

小菱抬頭看看他,然后看看地上已經沒了呼吸的身體,這才點點頭,朝著身體走去。

與此同時,旁邊幾個先前來幫忙的人都冷笑道:“剛才不幫忙,現在來裝神弄鬼?”

“就是,我剛才還看他在那發呆呢,現在都完事了才跑來貓哭耗子假慈悲!什么東西!”

“別他媽的臭不要臉了,就煩見你這樣的人,趕緊滾!”

群情激奮,周睿的舉動,顯然讓他們覺得受到了某種侮辱。

周睿沒有辯解,他只緊張的盯著小菱孩的身體。此刻,那模糊的身影,正在和身體緩緩重合。而醫生和護士,則把小菱的身體抬上擔架,朝救護車走去。

周睿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努力有沒有用,但他希望有用。

這時,耳邊傳來紀清蕓的呵斥聲:“周睿,你太讓我失望了!”

轉過頭去,只見紀清蕓滿臉憤怒和失望的瞪著他,然后轉身朝著車子而去。

看了一眼已經啟動的救護車,周睿無法得知后續的情況,默默為小女孩祈禱一番,這才朝著紀清蕓那邊追去。

身后,一群人沖著他的背影指指點點,滿臉唾棄和不屑。

等周睿上車后,紀清蕓冷冷的看他一眼,問:“你還有臉跟來?滾下去!我不想和你這樣的人一起回家!”

“我剛才其實是在……”

“是什么?別人都在幫忙,你在干什么?跑去別的地方轉悠一圈,然后回來裝模作樣的表示關心?”紀清蕓眼眶里淚水在打轉:“當年父母執意要我嫁給你,都以為我們是信了那些老封建的話。可實際上是因為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嗎?可你實在太讓我失望了,幾年了,我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可你呢?周睿,我真的不想再這樣等下去,也不想再見到你,你現在立刻滾下車!”

周睿聽的心中黯然,他當然知道,紀清蕓嫁給自己,她父母可能真的是因為二十多年前的那番鬼話。而她,卻只是看自己可憐。

紀清蕓從小就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小時候偶爾會捉弄他一下,實際上對他卻是極好的。遇到外人欺負,也總會保護著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更像周睿的姐姐。

正因為同情,紀清蕓才勉強同意嫁給周睿。

然而同情是有期限的,忍耐也是有期限的。這幾年周睿的表現,讓紀清蕓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愈發后悔自己當年的沖動。

看清了紀清蕓眼里的堅定,周睿嘆口氣,不再去解釋,道:“對不起……”

“我已經聽夠這三個字了!”紀清蕓轉過頭去,不去看他。

幾秒鐘后,車門打開,然后關閉。等她轉回頭后,看到周睿抱著那個破舊的手提袋,在夜幕中緩緩的朝著前面走。

他的背影,是那么的孤獨,又顯得那么的無助。

有一瞬間,紀清蕓心軟了,可是看著幾個剛才幫忙的路人沖周睿吐唾沫,滿臉不屑的叫罵著什么,她的心又再次堅定起來。

這個男人不是她想要的,也沒人能同情他一輩子。

既然決定了要分開,那就分開吧。

轎車啟動,從周睿身旁駛過,沒有一點停留的意思。

聞著尾氣的刺鼻味道,周睿臉上的苦笑更濃。

別人不理解他,他無所謂,可紀清蕓,卻讓他十分的痛苦。

雖然知道這是自己自作自受,但他還是忍不住會傷心,會難過。

明明一切就要好起來,為什么偏偏這個時候……

想到紀清蕓對自己的好,想到哪怕要分開,她依然會為自己著想,周睿深深嘆出一口氣。

幾年了,他幾乎沒有見紀清蕓在自己面前笑過。如果分開能讓她快樂,那就這樣吧。

此時的救護車上,王哥已經哭的快要昏過去。他趴在女兒的身體上,大聲喊著她的名字。

醫生和護士都在勸說著,人死不能復生,希望她能夠節哀順變。

“我女兒不會死的,她肯定還有救的,求求你們,救救她,求求你們了,我給你們磕頭!”王哥說著,就在車上沖醫生護士磕起頭來。

醫生護士哪敢受她這么重的禮,連忙去扶,可王哥依然自顧自的磕著。

沒辦法,醫生只好沖護士使了個眼色,護士心領神會,扶著王哥,道:“您別磕了,陳醫生正在嘗試搶救,您再這樣,會打擾他的,不如先坐下來休息一下。”

陳醫生也很配合的拿出聽診器,裝模作樣的放在小女孩胸口,想要以此安慰王哥,免得他哭的太厲害出什么差錯。

然而,當聽診器放在小女孩胸口時,砰砰的聲音,讓陳醫生聽的一愣。

他滿臉見了鬼的表情,連忙把聽診器拿下來,砰砰聲嘎然而止。

護士已經扶著婦女起身,抬頭看到他這表情,頓時覺得佩服。陳醫生這表情,真到位。

隨后,她便看到陳醫生伸手按住小女孩的脖子,然后又掐起脈搏,接著再次拿起聽診器放在胸口。

幾秒鐘后,滿臉不敢置信的陳醫生猛地沖護士大喊:“快!快!腎上腺素!她還活著!”

護士更加佩服了,雖然是安慰,可這演技,太逼真了。陳醫生不去演戲,實在有點糟蹋這演技啊。

見護士沒動,陳醫生氣的大吼:“你發什么呆!腎上腺素!聽不懂嗎?她還活著!!”

護士愣了下,忽然覺得,這好像不是在演戲?

沒敢再多想,她連忙把針和藥都拿來,看著醫生護士忙成一團,王哥愣了幾秒后,忽然跪倒在車上,雙手合十,誠心誠意的祈禱著:“感謝老天爺!我女兒真的還活著,感謝老天爺救了我女兒!”

救護車一路疾駛,載著生命的奇跡朝著醫院狂奔而去。

許久后,周睿回到了家中。

他先是看了眼紀清蕓停在門口的轎車,然后看了眼漆黑的臥室,這才上前敲門。

作為家庭的一份子,周睿從來沒有擁有過這個家的鑰匙。

敲了大概七八下,房門才打開,岳父紀澤明站在門口看他,皺眉問:“怎么這么晚才回來?”

“有點事,耽誤了。”周睿解釋說。

“你能有什么事?”紀澤明皺著眉頭,語氣充滿了質疑,卻還是讓開一個空讓他進來,道:“廚房里還有剩菜剩飯,沒吃的話自己熱一熱。”

“老紀,開個門哪來那么多廢話,趕緊上來睡覺!”岳母宋鳳學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來。

紀澤明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話語,臉上的表情沒有什么變化,應了一聲后,關上門朝著臥室走去。

看著他的背影,周睿本想把手提袋里的東西拿給他,但紀澤明走的實在太快,不等他回過神來就關門了。

 

第四章 救命藥丸

 

臥室里隱約傳來宋鳳學的聲音:“跟他廢什么話,吃了也是浪費糧食。”

“唉,不管怎么說,一起那么多年了……”

“那又怎么了?白吃白喝這么多年,沒讓他掏錢就不錯了,還讓女兒跟著受了幾年委屈。別跟我說這個,說了就煩!”宋鳳學恨恨的道。

很快,聲音漸消。

站在客廳里,周睿沒有去吃飯,看了眼緊閉的臥室門,他也沒有回屋睡覺的打算。

走到沙發前坐下,叮當的聲音作響,一只白色京巴歡快的跑過來,跳到他腿上,很是親昵的舔了他兩下。

緩緩撫摸著京巴身上柔順的毛發,周睿苦笑一聲,這個家里,可能就這條京巴犬和自己最親了。它不在乎你有沒有錢,也不在乎你有沒有能力。

狗對人類的親近,就是這樣的簡單。

把手提袋放在地上后,周睿本想把文玩核桃拿出來看看有沒有缺失的地方。但是當他看到那本道德天書時,忽然一愣。

之前書上的金光因為用了兩次,還剩四團,可現在卻變成了五團。

周睿驚喜交加,從先前的經歷來看,有金光,自己就可以心想事成。

至于這個事成的極限是什么,比如能不能讓自己成為世界首富,或者像漫畫一樣變成超人,周睿暫時不敢肯定。

而且,他也不想立刻嘗試。

他在思考,這團金光為什么會出現。想來想去,忽然就想到之前攔住小菱,把她送回身體的事情。

難道是因為那個?

做了好事,所以才有金光?

這是很有可能的,也很符合封面上道德天書的含義。

當然了,具體如何,還得等多幾次經驗才能確定。

看著書上的金光,過了很久后,周睿還是咬牙把書合上。

他已經做好了打算,既然要和紀清蕓離婚,讓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那么離開前,總得幫紀清蕓做些什么,也算報答這些年的恩情。

所以,周睿想把金光攢下來,等紀清蕓有需要的時候就用上。

可她想要什么呢?

想了半天,周睿心里更苦。他突然發現,自己竟然連紀清蕓需要什么都不知道,這無疑是相當可悲的事情。

唉聲嘆氣后,他靠在沙發上,懷里抱著那本怪書,腿上躺著京巴狗,就這樣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周睿起來做好早飯,在岳父母起床前就早早的離開了。

因為這個家的人,都不喜歡和他坐在一個桌上吃飯,多年里,周睿一直都是類似傭人的地位。

到了書店剛打開門,就聽見旁邊傳來電動車摔倒的聲音。轉頭看,只見王哥慌張的在開店鋪門。

周睿連忙走過去,問:“王哥,小菱怎么樣了?”

不問還好,一問,王哥眼淚立刻就掉下來了:“醫生剛剛跟我說她的情況很危險,都下病危通知書了,說隨時要進行二次搶救……”

他這次回來,就是把店鋪里所剩無幾的錢拿去醫院應急。

看著王哥沖進店鋪,然后又沖出來,扶起電動車就走,連店門都忘記關的背影,周睿眉頭緊皺。

看樣子,只把她的靈魂送回去,好像對身體的傷勢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時間長了,依然會死。

低頭看了眼懷里抱著的手提袋,周睿眼睛一亮,對了,還有道德天書!

他連忙進屋把書拿出來,盯著封面上的五團金光,周睿在心里默默想著“救命藥”兩個字。

很快,古書的第三頁自動翻開,救命藥三個字在書頁上顯現的時候,一枚金色的藥丸也出現了。而封面上,兩團金光同時消散。

周睿愣了愣,這種救命藥,需要用兩團金光?

但他沒時間去心疼了,還是救命要緊。

握著金色藥丸,周睿立刻關了兩家的店門,然后打了車就往醫院去。

到醫院的時候,問了半天才知曉小菱在哪個病房。

周睿快步跑到那,正見王哥在病房門口沖醫生磕頭,求他們一定要救女兒。

兩名護士正在勸他,醫生一定會盡力搶救的。

周睿連忙過去,正見幾名醫生在屋子里忙的滿頭大汗。心律監測儀器上,已經成了一條直線,刺耳的報警聲,讓周睿心頭亂跳。

而且,他還看到那個模糊的小菱又一次從身上浮起。

他想也不想的沖進病房,對著模糊的小菱大喝一聲:“回去!”

“你是誰!我們正在搶救,搗什么亂!快出去!”一個醫生訓斥道,也有護士過來拉。

可周睿左眼看的清清楚楚,小菱就要死了,他哪里會管別人怎么說。直接推開護士和醫生,沖到小菱的床前,拔下她嘴上的氧氣罩就把金色藥丸塞了進去。

幾個醫生怒發沖冠,其中一人更是忍不住揪起周睿的衣領子:“你他嗎在干什么!給她吃了什么?”

“我,我在救她……”

“放屁!她的心跳都停止了,我們在進行最后的搶救,你卻拔了氧氣,還亂給她吃東西,是想讓她死嗎!報警!快報警!這是在殺人!”兩名醫生也不搶救了,直接把周睿圍起來,防止他逃走。

“我真的在救她……吃了那藥丸,她就能活下來了……”周睿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能不斷重復這句話。

可是哪里會有人信,包括周圍來看熱鬧的病人和家屬,也紛紛斥罵出聲。

這種危急關頭,醫生已經夠忙了,竟然還有神經病來添亂。連心跳都停止了,加上這么重的傷勢,可以說基本沒有救活的可能。一枚小小的藥丸,能頂個屁用!

沒有人相信周睿,都大聲嚷嚷著報警把他抓起來,最好直接槍斃。

周睿低著頭,被人推推揉揉,卻不敢反抗。因為連他自己都不清楚,這枚金色藥丸到底能不能起效果。

起死回生,那可是傳說中才有的事情啊。

“吵什么,我爸要是出了事,你們負的起責任嗎!”一名中年男子從隔壁病房走出來怒聲道。

這里是重癥監護室,隔壁的情況也很不好,同樣在進行搶救。男子本來就心急,又聽到這邊吵的厲害,才忍不住出來訓斥。

他是青州有名的富豪,身份尊貴,一名護士連忙跑過去解釋:“實在對不住了章先生,是有個神經病,非說自己的藥丸能救命。那小女孩心跳和脈搏都消失了,他……”

話還沒說完,就聽見病房里傳來一個醫生的驚呼聲:“心跳恢復了!快快!繼續搶救!”

連那名護士都被喊了回去,病房里忙的一塌糊涂。所有人都被突然恢復的心跳,弄的手忙腳亂。

而那些看熱鬧的人,則紛紛發愣,活了?

先前所有人都覺得,周睿就是個傻帽。不知道從哪弄來一顆破藥丸,就以為能救命。

青州人民醫院可是全國出了名的大醫院,這里的醫生也是最好的。他們說不能救,那肯定救不了。

但是現在,小菱的心跳恢復,直接讓圍在病房周圍的人炸了鍋。

那是什么藥?一顆就讓本來宣判死亡的小女孩復活了!

他們驚奇的看著周睿,滿臉的不敢置信,隱隱更帶著一點羞愧。

剛才還要報警抓人家呢,現在怎么說?

周睿看著監測儀器上不斷跳動的線條,臉上逐漸露出笑容,真的有效果!太好了!

外面那名中年男子也聽到了醫生的話語,他下意識要走過來看一眼,卻聽到自家病房里傳來醫生的聲音:“不好了!病人呼吸停止了,快快……”

中年男子心頭一跳,連忙跑回病房,卻見父親已經沒了呼吸。醫生正在打腎上腺素,并準備除顫儀試圖搶救。

可是,他父親情況實在不好,幾乎沒有救回來的可能。幾個親戚,已經哭出聲來。

中年男子眼皮直跳,他二話不說,轉頭就走出去,直接來到小菱的病房。

“剛才誰拿的藥丸救人?”中年男子急聲問。

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后續更精彩

下一章 再世華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my0qTVQe177yqgdzOSmAFliaqylo3EWHb6p2bakVyvqyyHlnj6jUBxuPT6sSRS8sna5gDvIprtrDB8ZRN3b7BFw/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安徽时时彩快3开奖号码